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北城飘雪
作者:石菲  发布时间:2019-02-19 11:28:41 打印 字号: | |
  北城,西北的北,长城的城。在这里,特指延庆。

  一觉醒来,就被朋友圈的各种雪图刷屏了。躺在床上默默憧憬了下“江山不夜雪千里,天地无私玉万家”的风采,在温暖的被窝里打了几个滚,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起床了。

  总觉得这种天的正确打开方式应该是:打开落地窗边的厚重窗帘,折开小桌,搬一把舒适的靠背椅,垫上松软的靠垫,然后泡一壶红茶亦或者是花果茶,在热气氤氲、茶香袅袅中,翻开有漂亮扉页的插图书,一边赏着飘扬的落雪,一边品着清甜的热茶,一边幸福地读着别人家的故事。当然,也可以将家里的绿植和鲜花全部搬到窗前,摆弄成最美丽的姿态;或者找一些漂亮的瓶子,剪一些漂亮的花枝,搭配成最优雅的模样,拿起闲置已久的相机,印着天然的白板,拍几张文艺范儿的美图。

  然而,这些注定与我无关。穿上加厚的衣服,带上口罩和耳套,我将自己团成球体,出门加班了。雪天打车不易,只好努力靠11路公交踽踽前行。在密密匝匝的雪花飘扬的路上行走时,让人忘却寒冷的一个方式就是,忽略耳边的轮胎摩擦声,静下心来:听双脚踩在雪地上的咯吱咯吱声,听头顶冷风摇曳中的树枝微动声,听雪花在风中飞舞的呼呼声。

  雪天让行人车辆骤少,街道突然安静下来。眼前变得开阔和明亮起来,一切平时忽略的美景都施施然涌入眼底。天地间苍茫的白色似乎改变了时间和空间运行的轨迹,时间慢慢悠悠地随飘雪旋转,好似被按下慢速键;空间向四面八方无限延伸,平日里透不过气空间变得广垠起来。挺直的白杨和曲折的垂柳的树枝上都挂上厚厚的一层积雪,银装素裹,仿佛挥霍了一年的画师的颜料盒里只剩下这纯白的色彩。

  我独爱妫水河畔的雪景,在自然和人工的合力下,梦幻般的画卷一览无余。南面,是色彩斑斓的油彩画。或蓝色、或粉色、或紫色、或灰色的小楼屋顶和墙面在白色的映衬下,更加鲜艳。而湖边黢黑的栏杆,在白雪中柔和了颜色,让其后的建筑充满了童话色彩。西面,是素色晕染的水墨画,湖与树林相接,树林与远山相接。透过稠密的雪瓣儿,各种黑色意象或浅或深,自成一幅天然的画卷。东面,是轻描淡写的蜡笔画。放眼望去,开阔的湖面点缀着淡黄色的木桥、淡金色的塔尖以及若隐若现的青石板。更加亮白的石桥、圆形拱顶和石雕,吸收了白雪的色彩亮度,在袅袅的雪雾中,仿若浓淡相宜的速写手册,不经意间扣动路人的心弦。北面,是清秀隽永的铅笔画。湖中央的小岛牢牢占据在画面的中心位置。杂乱丛生的树枝和灌木丛仿佛铅笔随意划出的线条,而繁杂的线条并不张扬且微微内敛,形成柔和的弧度。登高俯瞰,整个小岛如同盛放的墨莲,成为淡蓝色湖冰上的神来一笔。

  放慢脚步,一点点品着眼前赏心悦目的美景,我忘记了寒风夹杂雪花飞进脖颈的寒冷,忘记了双脚深陷雪堆寸步难行的尴尬,忘记了迎风顶雪孤独行路加班的郁闷。“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这场大雪给人带来了惊喜,让等待春天的时间显得更加充实也更有趣味。我轻捧起一团雪花,洒在走过的脚印里,还大地一片原初的洁白。

  此时,雪花层层叠叠地自九天之上恣意飘落,漫天飞舞、酣畅淋漓,偶尔还在调皮的风的鼓动下,向不同的方向四散而落,好似淘气的仙女随意地倾洒着飞花。这场景且与黄庭坚的诗句相和,“连空春雪明如洗,忽忆江清水见沙。夜听疏疏还密密,晓看整整复斜斜。风回共作婆娑舞,天巧能开顷刻花。” 站在宁静的石桥上,周围寂然无声,一下子与千年前的景色遥相辉映。我默默地欣赏着这亘古不变的雪景,再也没有了外出加班的烦忧和疲倦。

  “正使尽情寒至骨,不妨桃李用年华。”寒雪不压杨柳青桃李开,反而正寓意着盎然的春意不日即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想到这里,我内心充满着希望,愉快地开启了加班之旅。看着工作量在计划表里慢慢减少的痕迹,看着结案数量一件件累加的曲线,在浓烈的咖啡香气中,微笑涌上了嘴角。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