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少年法庭的正义女神
作者:宋小盟  发布时间:2019-03-19 09:59:34 打印 字号: | |
  这个世界,女神本来就不多,有正义的就更不多。海淀法院未审庭就有这么一位,堪称现实版的正义女神。只不过她不用蒙眼,因为正义早已存在于她的内心。此外,智慧也总是偏爱于她。确切地说,这是一位充满智慧的正义女神。她是谁呢?她就是我们的庭长 ——秦硕。

  庭里人叫她硕姐,北门的小哥叫她秦姐。当着外人的面,我自然是叫她秦庭长,但在“海法人”面前,还是觉得叫硕姐过瘾。

  先说硕姐的颜值吧。女神不能没有美貌。感官就能够说明一切,任何溢美之词都显得多余。没错,看图说话。如果您觉得照片还不够,那就等着见真人吧!

  一次在法官学院开少年审判研讨会,坐我旁边的一位同仁问我,发言的是你们庭长吗?我说:“是呀。”他说:“怎么这么年轻。”听罢,我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是啊!我们庭长年轻美丽,能力强水平高!”这也正好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海淀法院干部队伍年轻化。

  接着说硕姐的智慧吧。女神没有智慧,便失去了光芒。我曾对海淀法院文化期刊《海潮》上一句话记忆犹深,“不要以为漂亮的女孩没大脑,硕姐的智慧可是从头顶灌到脚后跟的”,这是一位离职的前辈对硕姐的评价。当时刚入院的我没有深切体会,后来才得知硕姐是2013年那起引起全国人民热议的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主审法官,听说案件的审理得到业内业外的肯定,敬佩之情顿时爆满。再后来跟着硕姐办案,体会更深。

  她本是刑事法官出身,但这丝毫不影响她对民事审判的驾驭。她总能一眼洞悉双方矛盾,见缝插针,适时游说促成调解。不论当事人是什么样的角色,她都能一一化为绕指柔。除审判业务之外,她的法治课在海淀教育圈也是声名远播,中关村二小、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八一学校、政法大学、北京大学……都留下过她的足迹。今年开始,朝阳区、石景山区、昌平区的学校也纷纷发出了邀请,海淀少年法庭的“名气”越来越大了!

  再说硕姐的正义吧。正义虽是每一位法官不可或缺的,但硕姐的正义之手还带着温暖。一个不负责任的母亲在公共厕所生下一名女婴后悄然离去,后以遗弃罪被起诉到法院。在开完这个被告人的庭后,硕姐说了一句:“小盟,宣判前你跟我一起去趟福利院,看看这个孩子吧。这孩子以后的安排也要考虑一下!”

  一起大学生强奸案的被告人母亲,在被告人拒不认罪的情况下,告诉硕姐,一切都是律师教的,因为律师收了天价代理费,并承诺被告人会被无罪释放。如果不听话,代理费不退。这笔巨额代理费是她卖房凑齐的。审理期间,硕姐向被告人和他的母亲讲明了案件事实与法律关系,天价的代理费也在硕姐的帮助下从代理人的口袋里掏了回来。在依法宣判后,这对母子一直在重复说“谢谢!谢谢!”

  最后说硕姐的人缘吧。作为一个刑事法官,接触的被告人很多,如何与形形色色的被告人打交道也是一门艺术。从事少年审判以来,硕姐一直保持着对几个少年犯的跟踪帮教,神奇的是,他们竞都成了硕姐的好友。

  其中就有这么一位,犯罪那年他才17岁,学习非常优秀,天赋异禀近似于天才。但是他没有珍惜自己的聪慧,在与父母产生矛盾后去抢劫。不幸的他成了被告人,但幸运的是他成了硕姐的被告人。当时硕姐发现这个被告人情绪异常,怀疑其有抑郁倾向,就在判后一直跟他保持着联系,鼓励开导他。他曾对硕姐说:“没有您,我一定不会有今天”。后来他出国留学了。留学期间,他给硕姐发来这样一封电子邮件:“我决定离开这个世界,我会把原因告诉您……”那一次,硕姐再次帮他走过了人生的拐点。事后,硕姐说“抑郁太可怕了!我必须帮助他!”现在,虽然缓刑考验期早已过去,但他仍会定期来找硕姐聊天,聊生活、聊理想、聊未来。

  来到海法,我很幸运。作为未审庭的男法官助理,我更幸运,因为我身边的每一位法官都是少年审判的“正义女神”!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