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游西安杂感
作者:田婧  发布时间:2019-03-20 10:12:52 打印 字号: | |
  和西安的结缘,源于一位熟读陈忠实和贾平凹的好朋友。她是生长在秦川大地上的西安本地人,才高八斗,出口成章,还有着爽朗的性格和独到的见识。与她同游,让我有幸深度了解了这座拥有五千年文化历史名城。

                千年一梦·兵马俑

  头枕骊山,脚蹬渭水。一踏入秦始皇陵兵马俑博物馆,便能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帝王气象。秦始皇,誉之者称其“千古一帝”,毁之者视之“暴君之首”。赞也好,骂也罢,当两千多年前的兵马俑军阵伫立在眼前时,历史的距离感消失了,仿佛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把人带入秦王扫六合的古战场:将军横刀立马八面威风,战士披坚执锐势不可挡。虽然李白在《古风》中谴责了秦始皇严刑峻法,残暴无道,但不得不承认,这位自称“德高三皇,功过五帝”的皇帝确实有着骇世惊俗的魄力。

  目前可以看到的兵马俑只是冰山一角,初出土时光彩夺目的彩俑在空气的作用下几天后就会变成泥俑。秦始皇把他的帝国深埋于黄土之下,由于开采难度大、开采技术限制等原因,两千多年过去后仍无人敢打扰。据史书记载,墓室内有水银做的江河湖海,皇陵内有各种各样的精巧机关。秦始皇的地下帝国究竟有多大?地下兵团究竟有多少?目前还不得而知,不知有生之年能否揭开这神秘帝国的面纱……

                   梦回大唐·芙蓉园

  雁塔题名,曲江流饮。历史上,芙蓉园就是久负盛名的皇家御苑,漫步其间,亭台楼阁,高低错落,波光粼粼,虚实相生,让人有种梦回唐朝的错觉。芙蓉园的很多景观都有其典故传说,比如杏园探花,比如曲江流饮。凡新科进士及第,先要在曲江赐宴、杏园游宴,然后登临大雁塔,并题名塔壁留念,象征从此步步高升。听着古乐,沿着流水,仿佛看到新科进士乘兴作乐,放杯至盘上,盘随水转,执杯畅饮的情形。

  曲江,是唐代文人宴饮、游赏、赋诗的乐园,曲江之于唐都长安就如同今日西湖之于杭州。唐代文人墨客描写曲江的诗句也是多如牛毛,“更有曲江胜地,此来寒食佳期。”、“去岁欢游何处去?曲江西岸杏园东。”读着这些诗句不由感叹唐代文人风雅潇洒、饮酒赋诗的景象。雁塔,是为了保存玄奘从印度取回的贝多罗树叶梵文经而建成的,有着简单朴素之极的建筑美,登上塔顶,凭栏远眺,长安风貌可尽收眼底。

                 晨钟暮鼓·文武楼

  朝钟暮鼓不到耳,明月孤云长挂情。西安城内的钟鼓楼又称“文武楼”、“姊妹楼”,两楼遥相辉映像两位有故事的老人见证并记录着这座城市的变迁。鼓楼始建于民太祖朱元璋时期,因楼上悬挂着一面大鼓,傍晚击鼓报时而得名。明清时期的衙门办公和四周的居民生活都离不开鼓声,鼓楼“声闻于天”的匾额充分说明了鼓声对于当时的人们真的是最悦耳的声音了。

  钟楼在西安市区的心脏。传说太祖朱元璋登基后不久,关中一带地震连连,民间相传城下有条暗河,河里蛟龙翻身,故长安震动。朱一心想压住蛟龙,道人术士出主意在西安的城中心修一座钟楼,钟乃天地之音,可镇住蛟龙。为此,全国最大的钟楼便修建成。说到钟鼓楼,不得不说起位于鼓楼北面的回坊,现在被大家称为“回民街”。盛唐时期,经“丝绸之路”通商的阿拉伯、波斯等地的商贾、传教士逐渐融入这片土地,造就了回坊这片有着鲜明回族特色与伊斯兰文化的市井之地。肉夹馍、羊肉泡馍、凉皮、岐山臊子面、肉丸胡辣汤……,在美食中徜徉,感受回坊的无穷魅力。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