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法院 > 法官出镜
昌平法院法官:杨杰
高效工作 享受生活
作者:郭海丽 牟文洁  发布时间:2019-03-29 14:29:41 打印 字号: | |
  一年结案量高达505件案件、北京法院商事开庭次数最多、审理的案件无一发回改判,这是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民事审判三庭法官杨杰2016年的成绩单。

业余足球俱乐部“金靴”奖获得者、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昌平区志愿者、新晋“奶爸”,这些“名头”才是生活中一个更加真实的杨杰法官。

  这位85后的员额法官,缘何可以高效工作兼顾享受生活?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走进了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

           好习惯让他成为法官中的“高效能人士”

  7点15分,杨杰准时到达办公室,打开电脑,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以前做助理的时候,提前做一下开庭前的准备工作;后来到商庭,早起背诵法条;现在做了法官,就利用最清醒的时间写判决。” 每天早到办公室一小时,成为杨杰多年的工作习惯。

  当日事当日毕,则是他的另一个好习惯。杨杰是个急性子,做起事来,从不“拖泥带水”。对于事实清楚,争议不大的案件,他常常会当庭结案,避免庭后的重复工作。而对于当天可以撰写判决或出具裁判书、调解书的案件,他也绝不会拖到第二天,“不给第二天的工作留下任何遗留问题”,杨杰给人的感觉就是,干练、利索、高效能。

  “如果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我会集中精力,用这段时间撰写判决文书。而如果只有20分钟或者半个小时,我就只拿来给当事人集中打电话,或者出个裁定。”利用整块的时间,做整块的工作,杨杰说,“如果正在写着判决书,突然有事耽搁了,再放到第二天写,那么如果第二天的判决用了2个小时时间,前半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肯定都处在‘热车’的状态,时间就会被拉长,效率就会降低。”形象的“热车”比喻,让记者影响深刻。

  而在审理具体案件中,学会“察言观色”则是杨杰寻找每一起案件突破口的关键因素。“作为一名法官,不止要对法律规定烂熟于心,更要学会与人打交道。”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热情开朗的杨杰,以前却是一个很内向的人。“小时候不敢跟别人说话,我姐姐为了锻炼我与人沟通的能力,去每一个景区买门票的任务都交给了我。”也许正是这样的性格和经历,让杨杰能够“轻易地”察觉到法庭上每一个当事人的任何一个轻微举动,并透过这些“小动作”了解当事人的真实想法,劝说一些提出“无理”诉求的当事人回归到合理的限度内,从而促进案件的顺利解决。

  1986年出生的杨杰,大学毕业后考取了法院公务员,随着司法体制改革的不断推进,他成为了一名年轻的员额法官。守护在社会转型期司法审判的前沿阵地,6年多时间里,这些工作中的好习惯,让杨杰经历了从法官助理到审判员的身份转变,从知识产权庭到商事庭的业务调动,从跟着跑腿到独立办案的角色变化,从轻松工作到压力陡增的巨大考验,也完成了职业生涯中的一次次“华丽转身”。

           广博的知识面让他成为“调解达人”

  在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案件中,原告高女士从被告北京某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汽车销售公司”)处购买了一辆轿车,用了还不到三个月,遇到下雨天,车辆顶棚即开始漏水,致使车内物品受损,高女士遂将汽车销售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经济损失2万元。

  案件起诉后,被告汽车销售公司态度坚决,认为其所销售的汽车不存在任何质量问题,汽车顶棚漏水,是消费者自身的操作不当导致,与公司无关,因此不同意调解。

  “这个案子,按照正常的程序,汽车销售公司不同意调解,如果走鉴定程序,原告需要首先对车辆是否存在质量问题进行鉴定,之后对所受经济损失大小再次申请鉴定。按照我们的经验,两次鉴定做下来,实际的鉴定费用可能就要超过她起诉的数额。”

  杨杰是一个汽车爱好者,没事的时候会经常浏览一些专业的汽车网站,他还利用业余时间学习《汽车工程》的专业书籍,同事们的私家车出了小毛病,都愿意找杨杰解决。

  凭借对汽车构造的了解,在看过当事人提交的车辆维修视频资料后,杨杰内心作出初步判断,车辆的问题可能出在连接车辆天窗的导管上,而非消费者一直主张的天窗。

  有了初步的内心确认,杨杰尝试着对案件进行诉前调解。他首先告知被告汽车销售公司,应当从对消费者负责的态度和自身品牌形象,以及消费者的需求考虑,积极地解决纠纷。汽车销售公司同意以赠送保养的方式解决案件,但这时消费者却不同意这个调解方案,希望以现金给付的方式获得补偿。这时,杨杰又耐心向原告释明诉讼周期、诉讼成本和4S店车辆保养相关情况,打消当事人的种种顾虑。终于,在汽车销售公司主要负责人作出质保承诺后,双方达成了调解意向,由被告汽车销售公司为原告高女士更换顶棚,并以为原告赠送维修基金和保养的方式弥补原告的经济损失。

  调解过后,汽车销售公司的技术总监对杨杰赞不绝口,称赞他是“懂汽车的行家”。

  杨杰的知识面广播,无论是专业的企业并购、商业保险、票据转让等法律知识,还是汽车维修、房产经纪、互联网代购等,他都能说出一二,让当事人信服,从而有利于案件的实质化解。杨杰所在庭室的一位领导评价:“杨杰调解工作做得好,主要得益于他平时善于积累,知识面广。”2016年,经杨杰调解的案件达近百件。

         钻进田间地头让他成为“农包案件专审能手”

  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件,因为涉及农民切身利益、法律关系相对复杂、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而成为一类较难审理的案件类型,也是昌平法院独具特色的一类案件类型。

  杨杰,却是昌平法院民三庭全庭唯一一个审理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件的法官,被同事们戏称“农包案件专业户”。看到村民们解决完纠纷后脸上洋溢的笑脸,看到亲戚好友重修旧好,杨杰的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

  杨杰虽然出生在农村,但后来跟随父母进入城镇生活,对于乡村一开始还是陌生的,当开始审理农村土地承包案件后,他慢慢发现,因为自己资历浅,加之对农村了解不够,刚开始并不能赢得村民的信任,案件审理常常不顺利。他意识到,仅仅是坐在法庭上听双方当事人陈述和辩论是办不好案子的,审理每一个案件,都必须付出努力,只有这样才能把案子审理明白,当事人自然也不会质疑法官的能力。

  在杨杰审理的农村土地承包合同纠纷案件中,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起母亲起诉儿子的案件。

  原告张老太年近八旬,和丈夫马老汉育有马甲、马乙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都已成家并自立门户。马老汉去世前,全家一共承包了村里三十余亩土地,由夫妻俩和两个儿子共同经营。后来大儿子成为镇里干部,便将自己家的土地全部转给了父母家。2004年,马乙与所在村的经济合作社签订《土地承包合同书》,后当地政府为马乙颁发了《土地承包经营权证书》,确认了马乙对土地的承包经营权。现张老太将二儿子马乙和村经济合作社诉至法院,要求确认二被告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无效。

  “张老太主张,依据《土地承包法》的规定,村经济合作社与马乙签订的土地承包合同,侵害了她的合法权益,应属无效。而且老太太还主张自己年事已高,没有经济来源,需要土地维持生活。”杨杰说,“在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中,一般都是发生在兄弟或者妯娌等亲属关系之间,母亲状告亲生儿子的案件并不多见。”

  第一次庭审,张老太的大儿子作为她的代理人出庭,与弟弟一家对簿公堂,双方剑拔弩张,毫不退让。为了确认起诉是张老太的真实意思表示,防止虚假诉讼,同时为了查明双方矛盾背后的根本原因,杨杰决定亲自到张老太居住的村院实地走访。

  “一般农包的案子,如果有条件,我们都要实地进行现场勘验或者走访,这样可以了解当事人的真实意思,便于查清土地的‘四至’,更有利于案件的解决。而且,为了提高工作效率,我们都会提前向村委会或双方当事人,确认当事人都在现场,从而避免因当事人不在家而导致重复前往。”

  通过实地走访,杨杰了解到,这个案子的当事人张老太与二儿子马乙,仅仅一墙之隔,但老人有个头痛脑热的,却是远在镇上居住工作的大儿子带着看病,大儿子每周来看老人一次,会带些饼干、牛奶、水果。而杨杰还通过老太太的讲述得知,这家人的矛盾是从2015年马老汉生病住院,因手术费负担等问题开始的,到起诉时,近两年的时间,二儿子几乎没有踏进过张老太的家门。

  第二次开庭,大儿子马甲提交了用于父亲治病时支付的几万元医疗费票据,与二儿子马乙提交的1300元医疗费单据形成鲜明对比,杨杰当庭说道:“赡养父母是儿女的法定义务,双方当事人都应当积极履行,不以家庭经济条件的好坏为是否履行的条件。”二儿子一家听后,默默低下了头。

             职业责任感让他成为“经济护航人”

  “上得厅堂,下得地头”是杨杰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商事审判庭,案件类型纷繁复杂,除了农村土地承包案件,还常常要审理涉及公司、证券、保险和买卖合同等类型的纠纷案件。审理这类案件,杨杰也是颇有心得,在他初到岗位的两个月间,就将一本厚厚的《商事审判指南》背诵下来,这也为他办案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杨杰法官特别热心肠,到他手里的案子,就算没有证据,他也会尽最大努力去帮助当事人,解决他们的诉求。”杨杰的书记员对于一起移送公安机关的案件记忆深刻。

  这是一起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的案件。说起来,案件审理的过程更像是破案。原告是一家商贸公司,股东是三个老太太,因为他们对于公司的账目并不太了解,于是三个人商量后请了一个专门管理公司账目的员工小张,并对小张信任有加。结果没想到,在三个股东外出旅游时,小张以公司之名悄悄办理了公司账户的联名财智卡,并将公司的注册资金80万元通过小额提款和转账的方式分近200笔转出,直至账户余额所剩无几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才发现问题。他们随即选择了报警,可惜因证据不足,公安机关未能立案。

   “公司资金不能就不明不白地没了呀!”公司几个股东一合计,决定将小张告上法庭。当然,法庭上小张对于私自转走公司钱款一事拒不承认,案件一时间陷入了僵局。

  “万一事实恰如原告所说,怎样才能为公司追回损失呢?如若不是,也断不能冤枉了小张,要还人家清白。”作为一名商事法官,杨杰一直将为辖区内经济发展保驾护航作为自己的职业责任。

  对于案件来说,公司的资金流向成了审理案件的关键因素。为了查明资金流向及具体数额,杨杰多次与该银行的经理、工作人员和相关部门沟通,用2天的时间,分别调取并查看了2014年至2016年间公司账户的每一笔取款、转账的交易凭证,每一笔都有小张的签字,这也就证实小张挪用公司资金的事实。

  “每一笔账都不能出差错,因为这都是当事人的利益,出错了,哪怕只差一个数字,都是对当事人利益的损害,也是我们对自己工作不负责任。”杨杰舒了一口气,案件总算有了眉目。因为涉及犯罪,杨杰第一时间将案件移送了公安机关。

  “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审判,能够服务国家的供给侧改革,为辖区营造一流营商环境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杨杰这样想,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爱玩的天性让他成为“护鸟达人”

  生活中的杨杰,更像一个大男孩。他的爱好很多,“快看啊,杨杰又去踢球啦。”几乎每周末早上刷微信朋友圈时,都会看到他晒出在操场踢球奔跑的照片。

杨杰是小区里足球俱乐部的成员,得益于一名当体育教师的父亲,杨杰从小就发展了对各项体育运动的兴趣,也深刻地体会到运动对于保持精力、释放压力的积极作用。而立之年的杨杰,依旧是操场上速度最快的“小猎豹”,还曾因为在比赛上进球最多而获得俱乐部的“金靴奖”。入院6年来,杨杰每年都负责昌平法院足球和篮球比 赛的组织工作。

  “我最喜欢的爱好,还是利用业余时间,救助受伤的鸟类。”杨杰是北京猛禽救助中心昌平站的负责人,除了踢球,他几乎把周末的全部时间都花在了猛禽救助工作上,也因此,同事们给杨杰起了一个外号叫“护鸟达人”。

  今年6月份,杨杰接到一个同事的电话,说在山里游玩时发现一只受伤的白色小猫头鹰。“看到同事发来的照片,小家伙非常虚弱。”因为小动物出现的地点是在山区,经验让杨杰作出初步判断,这是一只出生不过20多天的灰林鸮,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如果不及时救治会非常危险。

  当时正值周末,杨杰立刻驱车赶到同事所说的灰林鸮出事的山区,经过一段时间的寻找,终于找到了那个奄奄一息的小家伙。杨杰立刻对灰林鸮进行现场补水,用毛巾、毛毯将灰林鸮裹住,保持它的体温,并防止可能出现因应激反应导致死亡的情况。经过简单的现场处理,杨杰将这只灰林鸮带回了家。

  “灰林鸮特别可爱,特别漂亮,两只大眼睛萌萌的。第二天,我把这只小灰林鸮送到了北京猛禽救助中心,经过救治和野外驯化,最终,我们将它放回了自然。”杨杰谈起心爱的鸟类,眼睛里异常闪烁,还兴致勃勃地拿起手机里的照片给记者兴致勃勃地讲起来,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是一个爱鸟、护鸟的故事。

  虽然平时工作繁忙,杨杰却坚持每周末到北京周边去做山区野生鸟类的监测和保护工作,他志趣相投的妻子常常陪伴在他身边。作为自然之友组织猛禽调查小组的一名成员,每年的春秋季,杨杰都会在每周末固定的一天在峰顶监测和记录猛禽迁徙的情况,内容包括猛禽的种类、雌雄、个体情况和数量等,并由协会将照片和数据统一提供给有关机关,以关注野生动物的种群变化情况。

  此外,杨杰还会接收附件周边区域内公众捡到或者救助的受伤猛禽,并在做初步处理后,送交中心进行专业救治和野化放生。今年,杨杰共接收了一只灰林鸮、1只纵纹腹小鸮、3只雕鸮和1只雀鹰,它们因救助及时,均成功返回了大自然。

  杨杰还喜欢到昌平区流村镇周边的野山里巡护,当遇到村民设置的捕兽夹和粘鸟网时,杨杰总会在第一时间拆掉。他喜欢鸟类,喜欢它的自由与飞翔,他痛恨那些危及鸟儿自由和安全的捕鸟人。为此,杨杰也没少和这些人进行各种“斗争”。最终,在杨杰的坚持、说服和感化下,流村镇的几个水库周边已经基本见不到明目张胆的盗猎行为。

  与以往不同的是,今年的杨杰已经荣升为一名光荣的奶爸,为了有更多的时间照顾妻子和儿子,杨杰通常会起个大早,当天还未亮时,便踏上上山的路,当他回家时,妻子和儿子才刚从梦中醒来。有一次冬天,为了检测猛禽的踪迹,他不到四点便一人开车去了离家50余公里的山区,当时的室外温度已达零下20多度,但这些都丝毫没有阻碍杨杰停下脚步。因为他知道这些向往自由的鸟儿就如同他的家人,需要他的保护。

  “真正卓越的人生,少不了真实和正直的生活。”杨杰,一个85后法官,无论工作还是生活,在追求卓越的路上,他竭尽全力。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