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遗嘱的那些法律事儿
作者:梁诗晨  发布时间:2019-04-01 15:55:04 打印 字号: | |
  为了更充分地实现自身意愿,越来越多的老年人选择通过订立遗嘱的方式处分自己的财产。然而近年来老人去世后,子女因遗嘱问题产生家庭内部纠纷诉至法院的案件数量呈上升趋势,以海淀法院为例,2018年全年审结继承纠纷案件数量约为去年同期的4倍。为此,海淀法院法官以案例的方式提醒大家注意订立遗嘱时常见的几种误区:

          子女代父母书写遗嘱,遗嘱有效吗?

  郭先生和史女士于2012年订立遗嘱一份,约定五个子女均有义务为二老养老送终,老人不进养老院,房产由五子女平均享受,养老金有剩余时,与房产同样分配。养老金不足时,从房产中扣除等内容。该遗嘱文本由五子女之一代郭先生和史女士书写,郭先生和史女士及其他子女均在该遗嘱上签字。后子女间因遗产分配问题发生纠纷,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被继承人郭先生和史女士去世前所立遗嘱为子女之一代为书写,属于代书遗嘱的性质。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因子女之一系郭先生和史女士的法定继承人,有利害关系,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代其书写遗嘱,故该代书遗嘱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要件,应属无效。

  法官释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七条第三款及第十八条的规定:代书遗嘱应当有两个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下列人员不能作为遗嘱见证人:

  (一)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行为能力人;

  (二)继承人、受遗赠人;

  (三)与继承人、受遗赠人有利害关系的人。

  实践中立遗嘱人因年老或疾病等原因丧失书写能力的情形很常见,由他人代为书写遗嘱时,要注意代书人的身份和数量问题,避免因代书遗嘱订立时的程序性瑕疵导致遗嘱无效。

        立有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时,以哪份遗嘱为准?

  于先生于2006年立有公证遗嘱一份,内容载明:X号房屋产权归我个人所有,我愿将上述房产在我去世之后,遗留给我的妻子王女士个人所有。后于2013年于先生又立有代书遗嘱一份,内容为:X号房屋产权在我死后由于某(于先生与前妻之子)继承。2017年于先生去世后,王女士与于某因X号房屋的继承问题产生纠纷诉至法院。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王女士与于某提交了两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但鉴于王女士提供的遗嘱为公证遗嘱,效力高于其他遗嘱,故于先生去世后,X号房屋依据该公证遗嘱应由王女士继承。

  法官释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十条规定:立有数份遗嘱,内容相抵触的,以最后的遗嘱为准。自书、代书、录音、口头遗嘱,不得撤销、变更公证遗嘱。实践中存在因立遗嘱人主观意愿变化,意图变更遗嘱内容的情形。应注意的是,在已经订立公证遗嘱的情形下,应先将之前订立的公证遗嘱予以撤销,再订立其他遗嘱,以避免因效力冲突问题导致后订立的其他遗嘱无法生效。

       立遗嘱把房产留给孙子,遗嘱有效吗?

  2006年3月,孙先生在海淀公证处办理了公证遗嘱,内容为:我立本遗嘱,将我所有的财产作出如下处理:坐落在北京市海淀区的房产一套,属于我和妻子共同所有,在我去世后,将上述房产中属于我的部分遗留给我的孙子孙某个人所有。”海淀公证处依此内容于次日作出公证书。2007年孙先生去世后,其妻子吴女士和子女们将孙子孙某告上法庭,要求撤销公证书,按照法定继承分割涉案房屋。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孙某作为孙先生的孙子,并非孙先生的法定继承人,孙先生通过公证遗嘱的方式将房产遗留给孙某属于遗赠行为。结合该案中孙某在获悉公证遗嘱内容后一直代为保管公证书,表明孙某对受遗赠持肯定、认同之态度,综合考虑孙某实际控制诉争房屋等因素和当事人对相关事实的陈述,认定孙某在知悉受遗赠后已作出了接受遗赠的意思表示,据此判定孙某接受孙先生的遗赠,对涉案房屋享有权利。

  法官释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规定:遗产按照下列顺序继承:第一顺序:配偶、子女、父母;第二顺序: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六条规定: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指定由法定继承人的一人或者数人继承。公民可以立遗嘱将个人财产赠给国家、集体或者法定继承人以外的人。实践中出于对孙子女、外孙子女的关爱,部分老年人希望通过订立遗嘱的方式将财产赠给隔代孙辈。但这种方式根据法律规定并不属于继承而属于遗赠。孙子女或外孙子女应注意在知道受遗赠的事实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没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

  为了平衡公民处分财产的自由与保护立遗嘱人的合法权益,法律对于遗嘱的形式作出了细致规定。公民在充分表达处分财产的意愿时应注意遗嘱需要符合法律规定的形式和内容要求,以保证遗嘱合法有效,也能够更好地避免子女因遗嘱问题产生纠纷,维护家庭和谐稳定。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