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北京法院 > 法官出镜
石景山法院法官:赵蕾
执行女法官的柔情与坚韧
作者:石宣  发布时间:2019-04-23 09:14:11 打印 字号: | |
  2008年来到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的赵蕾,如今已经在法院的执行部门工作了10年。赵蕾自担任审判员到现在成为一名员额法官,共办结执行案件1326件,平均每年结案442件,执结率91.7%。所办理的案件中,无人为因素导致信访、投诉、举报,不仅身边的领导、同事称赞她敬业踏实,就连被执行人都夸赞赵蕾耐心细致、认真负责。

           柔情执法,让当事人对法官的信任基础最大化

  司法为民体现在每一起案件中,体现在平时对待当事人的一言一行中。“认真、平等对待每一个当事人,不急不躁,柔和温暖。”这是同事们对赵蕾的评价。她善于用女性特有的细心与温柔,妥善化解涉家事纠纷执行案件。

  “作为一名执行女法官,很多探视权案件总是能触动我的泪点。”赵蕾回忆说。一次,赵蕾遇到一起棘手的探视权执行案件。之前的离婚案件中,当事人之间矛盾异常激烈,女方因为经济原因没有主张儿子的抚养权,法院将两岁的儿子判给男方抚养,女方按月支付抚养费并享有对儿子的探视权。

  然而,这一纸离婚判决执行的并不顺利。孩子父亲认为,女方没有及时支付抚养费,所以拒绝探视,而女方以男方不让见儿子为由,拒绝支付抚养费,同时向法院申请执行探视权。

  了解情况后,赵蕾耐心细致地做双方当事人思想工作,同时到双方单位,邀请单位出面协调。在双方情绪缓和后,赵蕾先要求女方将抚养费缴纳至法院,然后说服了男方将孩子送到法院,在赵蕾的陪同下女方进行探视。

  第一次探视,赵蕾印象深刻。因为离婚官司,孩子已经有大半年没见过妈妈了。在谈话室里,不到三岁的小男孩刚见到妈妈时,一脸茫然,好像已经不认识妈妈了。“安安,快看看这是谁?这是妈妈呀。”赵蕾安抚着小男孩,把孩子的手放到妈妈的手里。过了会,孩子好像记起了妈妈,怯生生地说:“妈妈我想你。”妈妈一把将孩子搂入怀中,母子相拥而泣。看到此情此景,赵蕾心中也是一阵酸楚,抹着泪起身走出了谈话室,将宝贵的一小时探视时间留给母子俩。赵蕾说,“那一刻,我觉得为了孩子能见到母亲,再多的奔波辛苦,都值得了。”

  后来,孩子爸爸由于工作繁忙,便将孩子托付给父母,孩子跟随爷爷奶奶回到了老家吉林。因为离婚,女方和男方的父母关系闹得很僵,没办法见到孩子,女方发了愁,总是打电话给赵蕾诉苦。赵蕾一边安慰着,一边想办法,如何让孩子的爷爷奶奶解开心结,让孩子能再见到妈妈。

  基于之前几次在法院顺利的探视,双方当事人对赵蕾非常认可和信任。赵蕾决定,通过男方要到孩子爷爷奶奶的联系方式,她打算亲自跟爷爷奶奶谈一谈。“大妈,您也是母亲,您应该能理解妈妈对孩子的牵挂,体会到见不到孩子的痛苦,而且现在安安的爸爸也不在身边,成长的过程中少了妈妈,安安能健康长大吗?您要为安安考虑啊……”一番苦口婆心地劝说,孩子的爷爷奶奶最终同意以视频的方式让孩子跟妈妈相见。

  然而,由于感情隔阂,双方都不想互留联系方式,视频探视又遇到了障碍。赵蕾左思右想,既然双方都信任我,那么这个沟通桥梁就由我来做。赵蕾将自己的手机号和微信号留给了孩子的爷爷奶奶,跟他们成为了微信好友。每到探视时间,女方就来到法院用赵蕾的手机与孩子进行微信视频,这样,孩子与妈妈又顺利相见了。几次视频探视后,原本自闭敏感的安安又变得活泼开朗起来,孩子的爷爷奶奶转程从吉林赶到北京,对赵蕾耐心细致的执行工作表示感谢。

          一次不行就十次,用韧劲啃下强执硬骨头

  2017年,石景山区顺利完成治乱拆违任务,成为北京市首个无违建区。这一年,涉及治乱拆违的执行案件大量涌入法院。那时,赵蕾执行了一起强制腾房案件,现在想来仍心有余悸。

  案件起因是,红润公司将位于石景山某社区内的一千多平米商业用房出租给了张英,张英后来又将房屋分租给了几名案外人,而后又几经转租,执行时涉案房屋经营着超市、网吧、茶叶店和几家小吃店。红润公司与张英签订的租赁合同到期后,红润公司便到法院申请执行,要求正在经营的商户腾房。

  赵蕾接手案件后,了解到社区欲将房屋收回建立菜篮子便民工程,所以片刻没有耽搁,立即着手案件执行工作。第一次去到执行现场,赵蕾带着几名法警,准备张贴执行公告。同时,挨家挨户入户调查,先是通过拉家常的方式了解商铺的经营现状,打破商户的心理戒备,然后再将房屋涉诉情况和法院判决、执行情况一一告知商户,耐心地释法析理。刚开始,几家小商户还有抵触情绪,慢慢地了解案件情况后,态度都有所缓和。

  当赵蕾走到网吧门口正要张贴执行公告时,网吧内迅速出来几名彪形大汉将赵蕾和法警团团围住,“你干嘛的!这儿不让贴!赶紧走!”为首的一名壮汉语气蛮横,边说边推搡着赵蕾。赵蕾并没有被吓到,反而厉声呵斥:“我是法院的执行法官,叫你们负责人出来说话!”几名大汉面面相觑,一听到“法院”“法官”就泄了气。原来,他们几人就是网吧找来看场子的,以为赵蕾带了人来砸场,所以有了刚才的一幕。后来回想起来,赵蕾说:“其实,当时心里挺害怕的,但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面对这种虚张声势的人,就要从气势上压倒他!”

  第一次调查结束后,赵蕾确定了执行方案,几家小商户都正在经营,需要一定时间清理货物,寻找后续的经营场所,所以,赵蕾给每家商户留了三个月的腾退时间。三个月内,赵蕾先后去到执行现场十余次,了解商户的执行困难,耐心地释明法律,劝说商户们在执行期限届满前主动搬离。最终,七名商户中有五户主动搬离,还有一户人已经不在了,但东西未能搬走。

  只剩一户执行阻力最大的,就是超市。这家超市前期投入100万元装修、进货,刚刚开始营业不久便被要求腾退,所以经营超市的夫妻俩非常不情愿。考虑到超市积压的货物较多,赵蕾将超市的腾退时间延长到五个月。这期间,赵蕾经常到超市来“溜达”,一方面了解超市清理货物情况、掌握腾退进度,另一方面还是坚持不懈地给夫妻俩做思想工作。

  五个月腾退期限届满,超市货物已经清理地差不多了,只是一些经营设备还没有主动搬走,但法律就是法律,赵蕾带着法警准备强制腾房。腾房过程中,经营超市的年轻妻子和她的母亲,一直大哭大闹,阻碍执行,并扬言“法院要逼死老百姓!我们不活了!”在执行部门摸爬滚打了十年,赵蕾岂能被眼前的景象唬住,她命令法警在保证人身安全的情况下,将母女俩带到执行现场外,将她们与现场隔离,同时,招呼超市员工和法警,将超市的东西收拾打包装车。没过一会,母女俩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式根本不管用,便收起情绪,跟着一起打包行李。

  赵蕾凭着一股韧劲,最终促成本案案结事了,为便民工程的顺利实施提供了有力的司法保障。事后,赵蕾说,“有时候,当事人就是思想没转变过来,心中有口气,让他们发泄一下也就好了,不能太较真。”她坚信,每一起案件的办理都是一次生动的法治课,法官的使命绝不是充当不问世事的圣贤,而是要在解决社会纠纷的同时,最大限度地宣扬现代司法理念,促进社会和谐。

        开拓思路、认真负责,用司法智慧交上满意答卷

  近两年,随着经济转型发展,涉互联网民间借贷纠纷等金融类案件数量激增。此类案件往往争议不大,但不同于常规执行案件,案件数量多且当事人遍布全国各地。为了对互联网民间借贷纠纷批量案件开展集约化执行,石景山法院执行局专门成立了互联网金融案件执行团队,由赵蕾带领三名聘任制辅助人员组成。

  赵蕾算了一笔账,已经进入执行程序的互联网民间借贷案件为1000余件,平均每个案件的文书生成、签章、打印、信封书写、系统查询等工作需要耗时15分钟,按照每天工作8小时计算,那么完成这些执行事务工作,需要32天。这样下去,案件执行期限内肯定没法有效执行。

  想来想去,赵蕾觉得必须从执行信息化找突破口。她与院技术室积极沟通,一一说明了团队现在遇到的困难和需求,提议能否由技术室开发一套软件,利用案件集约办理系统提取当事人信息和案件关键要素,批量生成执行文书,批量进行打印。经过几次磋商与调试,在技术室的配合下,赵蕾团队仅用一周的时间就完成了一千多件案件的文书生成、签章和打印工作,用时20分钟就完成了一千多件案件挂号信信封的打印工作,不仅大大提高了事务性工作效率,也减少了人工录入信息的错误率,批量类案执行工作成效显著。

  利用信息化手段解决重复繁杂的执行事务工作,只是赵蕾团队向执行信息化迈出的第一步。她认为,随着当前个人信用体系的多方面完善,个人财产呈现多样化趋势,执行工作也从传统的现场找人找财产,逐步转向网络查控被执行人的存款、网络资产、金融证券等。下一步,赵蕾团队将在与相关部门建立网络财产查控联动机制上下功夫,争取找出更多被执行人财产,全力维护申请人合法权益。

  开拓思路,积极拥抱大数据,是赵蕾面临新时期执行工作新形势所总结的工作智慧;面对当事人,她也有着自己的一套司法智慧,那就是“认真和耐心,与当事人建立双向理解”。工作中,赵蕾对自己承办的每一起案件都认真对待,无论是面对申请人的焦急还是被申请人的不解,她都能耐心倾听每一位当事人的声音,认真地做好解惑答疑工作,仔细核实当事人提供的每一起财产线索,尽心尽力地为申请人追偿债务,一丝不苟、从不懈怠。

  赵蕾说,“我争取在每起案件中都做到执行工作公开透明,对被执行人采取强制措施时一定及时释明法律,对未能实际执结的案件及时向申请人告知执行情况和执行进展,努力得到当事人对执行工作的理解,促进执行工作良性开展,同时也能减少信访苗头。”这是赵蕾从事执行工作10年以来几乎没有信访、投诉的原因,也是赵蕾作为一名执行法官的司法智慧。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