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讯息
想利用鉴定拖延审理,在二中院不行!
作者:葛红  发布时间:2019-04-28 10:49:33 打印 字号: | |
  近日,二中院审结上诉人张某与被上诉人某担保公司及主债务人李某及另外两名保证人追偿权纠纷一案,对于上诉人张某要求进行笔迹和手印鉴定的申请未予支持,综合在案证据,终审判决驳回张某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防止当事人利用鉴定拖延审理,极大提升了审理效率。

  2014年5月7日,主债务人李某向某消费金融公司申请贷款20万元。同日,某担保公司与李某签订《委托保证合同》,约定某担保公司同意为李某上述20万元贷款向某消费金融公司以保证的方式提供担保,张某及另外两人为李某提供反担保。同日,张某及另外两人分别签署了《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承诺对上述《委托保证合同》中李某的债务向某担保公司以无限连带责任的方式提供反担保;如李某未按《委托保证合同》中的约定按期足额向某担保公司支付由某担保公司垫付的全部款项和利息等损失等,张某与另外两位保证人保证在收到“索款通知”之日起五日内无条件将上述款项全部划入某担保公司指定的账户内。后,李某获得某消费金融公司的20万元贷款。因李某未按期偿还贷款本息,某担保公司向某消费金融公司代为偿还了李某的欠款本息。现某担保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李某偿还某担保公司垫付的欠款本息,张某及另外两位保证人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一审审理过程中,李某、张某及另外两位保证人均系公告送达,缺席审理。一审判决支持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作出后,张某不服,向二中院提起上诉,认为张某并未向某担保公司就李某借款事宜提供连带责任保证,2014年5月7日的《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承诺人签名处并非张某本人签署,也不是张某本人的手印,张某无需承担任何担保责任。张某在二审中提出鉴定申请,要求对《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上张某的签字和手印进行鉴定,并请求二中院依法改判或者发回重审。

  肉眼判断,《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上张某的签字与其在上诉状上的签字差距较为明显,按照通常审理思路,法院极有可能将案件发回重审,由一审法院对于签字进行鉴定,这将导致案件因鉴定程序和发回重审后的一、二审程序拖延较长时间。合议庭对于该鉴定申请并未机械盲目处理,而是认真细致地研究了案件相关证据,对于鉴定申请的必要性进行严格审查。

  合议庭发现,某担保公司与张某曾签订过《承包协议书》,双方的合作模式是张某所成立的分公司向某担保公司推荐借款客户,按照某担保公司要求与借款客户签订包括但不限于《委托保证合同》、《反担保合同》、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等文件,落实相关反担保措施;后,张某的分公司向某担保公司出具推荐函;某担保公司收到张某分公司推荐函及张某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传真件后,某担保公司向某消费金融公司出具推荐函,通知某消费金融公司放款。同时,某担保公司还与张某签订了《最高额保证信用反担保合同》,约定张某自愿为债务人从某担保公司为其提供保证担保开始,所形成的保证担保责任范围内的保证担保金额在最高额5000万元范围内提供反担保保证担保。

  同时,合议庭注意到,涉案李某与某担保公司签订的《委托保证合同》,在尾部某担保公司“授权代理人”处有张某的签字。而张某在诉讼中认可该签字的真实性。结合张某与某担保公司签订的《承包协议书》中关于张某负责向某担保公司推荐客户等的相关约定,足以表明李某系张某向某担保公司推荐的客户。根据《承包协议书》《最高额保证信用反担保合同》的相关约定,张某要为其推荐的客户导致某担保公司承担保证责任承担反担保责任并且承诺保证其向某担保公司提供的相关文件材料真实、合法、有效。涉案《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上有债务人李某签字,“承诺人”处有张某签字。按照张某与某担保公司的业务开展流程,该函作为贷款发放的前置条件之一,应为张某提交给某担保公司的文件之一。即使《个人无限连带责任承诺函》中张某的签字或手印并非张某本人的,也不影响张某为其推荐的客户向某担保公司承担反担保责任。故二中院认为张某提出的鉴定申请不具有必要性,对于张某关于鉴定签字手印真实性的申请不予准许,并驳回张某上诉,维持原判。

  二中院对于鉴定申请的必要性进行审查,剥离其中不必要、不合理的鉴定申请,防止当事人利用鉴定程序拖延审理,有效提高了审理效率,对于优化营商环境起到积极作用。
责任编辑:梅玉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