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走,去诉调对接工作站找冯法官!
作者:孙莹  发布时间:2019-06-27 15:03:05 打印 字号: | |
  背包法官冯晓光

  清晨,法官冯晓光和书记员王卓琳骑着电动自行车离开法院,驶进东城的胡同小巷里。两人背上鼓鼓的大书包看起来分量不轻,里面装着法徽、法袍、法槌、案卷和电脑。

  从今年四月份以来,这成为他们的工作新常态,法官和书记员走到哪里,流动法庭就建在哪里。在这小小的法庭里,二百余名退休职工半天时间就拿到了应得的福利,八位暮年老人顺利继承了父母留下的四合院,二十二起医疗纠纷一朝化解,原本恶语相向的邻居、兄弟握手言和……不需要经历漫长的流程,不需要提供繁杂的材料,不需要交纳公证或诉讼费用,就能办成很多事。

  一传十,十传百。“走,去工作站找冯法官!”成了很多百姓解决法律问题的首选。工作站日渐繁忙起来。

  今天要去的是东城法院驻东四街道诉调对接工作站。按照工作安排,要对九起劳资纠纷开展巡回审判工作。

  “又吵起来了!这家人因为居住权问题总是吵,吵急了就动手,我们调解好几次了也不成。冯法官,咱们一起去看看吧!”一进工作站,司法所所长王永恒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把拉住了冯晓光。一行人迅速骑车赶往现场。

  这是一起因继承引起的家庭内部纠纷。一方是四合院产权人的儿子张某,另一方是其表兄李某。产权人共有十个兄弟姐妹,目前除十妹外均已去世。九弟生前未婚无子女,酷爱收藏,与产权人共居于此,去世后留下几大箱古玩字画。李某担心古玩字画被他人抢走,趁机占据了其生前居住的房屋,并称产权人曾书面同意自己居住。张某则认为父亲去世后房屋就是自己的,李某无权居住,必须马上搬走。双方恶语相向,屡次想要动手。

  听完双方陈述后,冯晓光认为争议焦点首先是字画的归属,遂开展调解工作。因张某还有一个姐姐,母亲也健在,涉案房屋尚未办理继承,经法官释法,张某认识到自己尚无要求腾房的实体权利,遂同意先办理继承,再主张权利。在听完法官对代位继承的详细解释后,李某趾高气扬的态度也逐渐消失。按照法官的建议,双方同意字画处置问题听从十姑安排,居住权问题待字画处置完毕后另行协商解决,一场“暴风雨”就此消弭。

  赶回工作站时,两位劳动者正因追索报酬的时效问题与用工单位争得面红耳赤,调解陷入僵局。冯晓光安抚双方情绪后,用最通俗的语言释明法律,促成双方在适用时效的前提下适当上浮支付金额,当场达成一致意见。

  附近居民见司法所里挂起了法徽,有法官在现场处理案件,纷纷感兴趣地围过来旁听,并就自己关心的法律问题向法官咨询。冯晓光用一个个普法小故事来释疑解惑,大家听得入神,与法官互动,相互讨论,小法庭里热闹极了。

  目前,这样的诉调对接工作站,东城已建立了七处,分别位于东四街道、北新桥街道、景山街道、建国门街道、竹杆社区等。下一步,还有宝华里危改项目、东城交通支队等工作站即将挂牌,进而铺向全区十七个街道。

         法官背后的底气

  法官能投入大量的精力开展诉调对接工作,底气在于好的工作机制和优秀的团队。以冯晓光团队为例,去年他的团队共有三人,包括1名法官、1名书记员和1名人民调解员。今年,借着机构改革的东风,实现了1名法官+2名法官助理+3名书记员+1~2名调解员的配置。年富力强、业务能力出众的干警充实到诉调对接团队,其他团队承担更多的案件审理任务,才能做到院内外兼顾,将更多案件解决在流动法庭,更多纠纷化解在当事人家门口。

  当然,化解社会矛盾绝不是法院一家的独角戏。在法院带动下强强联合,充分发挥机关单位、专业调解组织、街道社区的独特优势,才是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应有之义。调解成功后,再以法院的终局裁判和强制执行力保障调解结果及时固定,实现定纷止争的效果。

  下午四点,风尘仆仆的冯法官回到了法院。又是忙碌的一天,今天他去了东四街道、景山街道,还到朝阳区对一起继承纠纷进行了调解。当事人邱某曾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已经87岁,腿部至今留有弹片,行走不便。家庭纠纷的快速解决,令老英雄很是欣慰。

  “虽然辛苦,但无怨无悔。我们愿意在完成常规审判工作的同时,继续走街串巷的跑下去,把司法为民送到东城区的每一个角落,让人民群众能够在家门口切实感受到司法的公正与温度,有满满的获得感。”冯晓光说。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