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村里的玉兰花开了
作者:梅玉兰  发布时间:2020-04-07 10:03:54 打印 字号: | |

到昌平西沙屯村已经20多天了。刚来时,村里的玉兰花还是很小的花苞,这几天,随着温暖的春风,次第开放了。

2020年的春节是如此的不寻常。突如其来的疫情赶走了喜气祥和的气氛,疑似病例、确诊病例增加,武汉封城,一条又一条信息;延长假期,居家办公,错峰上班,一个又一个变化;国内疫情向好,境外情况告急;凡此种种,应接不暇。

2月底,我响应市高院机关党委和新闻办党支部号召,报名参加下沉社区(村)防疫工作。报到第一天,我按照导航,来到了离家15公里的昌平西沙屯村。经过村口测体温,说明来意,把车开到村委会。

一只欢脱脱的小狗在门口,卷卷的、棕色的毛,高高的鼻梁,让它看上去真像一只羊。之后的每天早晨,我都会见到这只长得像羊且欢脱脱的狗。

转过大门的影背墙,在村委会办公楼前,种着四棵玉兰树。树上小小的花苞,在寒风中发抖,迷惘着,不知前途。

很快,我们下沉小组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大家各抒己见,建言献策,轰轰烈烈开展起疫情防控工作。

每天,我们套上志愿者袖标,戴上口罩、护目镜,从村委会出发,走上村里的马路。入户登记,排查外来人员,执行“敲门”行动;走街串巷,提醒戴口罩,做好个人防护;进入商店、超市,劝说人员不要聚集,拉开安全距离;我们还发挥本职特长,创建“法律先锋岗”,设立公众号,宣传涉疫情法律知识。

当春风渐起,疫情向好,逐步复工,街上的人越来越多,主街上的商户一个个开门营业,村子越来越热闹。我们依然每天套上志愿者袖标,戴上口罩、护目镜,从村委会出发,上街,开始我们每天的防疫工作。

像每天见到那只长得像羊且欢脱脱的狗,我每天也看到这四棵玉兰树,那曾经小小的花苞,随着时间,在不经意中饱满,直到有一天,那层毛毛的外皮裂开,钻出光滑的花骨朵,原来这四棵玉兰树都是紫红色的啊!

这紫红色的花骨朵,宛如一支彩笔,伸向蓝天,这是要画点什么吗?是画春天的姹紫嫣红吗?而初开的花朵像举起的杯盏,她在庆贺春天的到来。也仿佛发出邀请,来吧!各路花神们,让春天的花儿早日绽放吧!人们盼望已久的春天终于来了!

我想着,等疫情过去,我再来村里看看,会看到曾经的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街角那家串店里散发出的麻辣香一定让人垂涎,村中心的那片水洼在夕阳下泛着粼粼波光。

我想着,等疫情过去,我再来村里看看,会看到曾经的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街角那家串店里散发出的麻辣香一定让人垂涎,村中心的那片水洼在夕阳下泛着粼粼波光。

当然,我还会看到那只长的像羊且欢脱脱的狗,还有这四棵玉兰树,那时,她已是枝繁叶茂,在晚风中,安详。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