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生命之光
作者:李韵卓  发布时间:2020-04-27 17:18:45 打印 字号: | |

晚春的北京,路边的行道树吐完蕴藏在身体里的最后一点嫩绿,开始姿态招摇地肆意生长,全然不顾疫情防控中的城市,仍然笼罩着的淡淡氤氲。

父母在春节前赶来,我们一起过了此生难忘的一个春节,幸运的买到了蛋糕并一切从简的给他们过了六十六岁生日。爸爸惦记着快要到来的春播,请示过社区后独自回家,妈妈和婆婆一起帮忙照顾我那两个闹海腾云的小闺女,两位老母亲日夜忙碌,一忙就到了母亲节。

许久之前,我就想写写我的妈妈,但每当提起笔来,记忆中的一幕幕的情景就排山倒海似的涌出来,万语千言哽得喉咙发酸,便不知怎么落笔,也没了落笔的勇气。我对妈妈的感情,除了因为她的母爱而产生的反哺之心外,更多的是感激,那种生而为她的女儿,越来越觉得无比幸运的感激。

妈妈的身上有狼性。那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特质,我或多或少的从她的基因里得到一些。我从未见过我的姥爷,只知道他是个骁勇的蒙古族猎手。他早上扛着猎枪出门,晚上带着肥美的野兔回来,煮在玉米粥里,一家儿女在不见油星的日子里能吃的盆干碗净。妈妈是最小的孩子,从小就开始了桀骜的进化之路:5岁,追着家里的马跑,被一撅子踢在心口,后脑勺撞到石头险些丧命;6岁,姥姥去世,她还含着乳头吃着最后一口热奶;7岁,她手指长了“蛇眼疔”,竟还毫不在意的割草喂猪,直到手臂的“红线”(急性淋巴管炎)蔓延到后背,被赤脚医生用牲口锥子放血排毒;8岁,她圈猪时被大车轴直接砸裂了食指,感染发炎到手臂青黑差点截肢……但这些都比不过她在没有桌子高时,为了抵抗赤脚医生打针,端着猎枪把人家逼得抱头鼠窜的光荣事迹。不到10岁,她就成了远近闻名的厉害丫头。这狼性,让我觉得她是草原英雄小姐妹一样的偶像。这狼性,在我身上体现在为了护住弟弟敢和大孩子拼命,团队拓展的时候敢做那个徒手捏爆气球的姑娘,以及在孩子生病吐血一床的时候,能够冷静的叫救护车,抱着娃和被褥狂奔,安抚哭晕的老公,并找人照顾犯了心脏病的老人。妈妈总说,看到我能挑起这个家她很欣慰,其实她不知道,我的这一切都是她通过基因的赐予。

她的骨子里有韧性。想象下一个没有工作的女人,是怎样供出三个大学生的。是什么样的勇气,让她在面对生活的恫吓和压力时,仍然过得越来越有人样儿。那年,我刚在大队里上小学,弟弟也才两岁,爸爸自从被人顶替了大学资格后,在离家十几里外的乡村中学做民办教师,那时面临着脱产上大学两年就可以转正的机会。尽管担心和不舍,妈妈还是决然的把他送上了火车。从那开始,她养猪养鸡,跟男人比拼力气;她推着破自行车到各个乡里推销蜡烛和收购农产品,从那开始,我就算披着雨趟着雪也得自己上学;从那开始,弟弟早早的被送到“育红班”,每天吸溜着鼻涕等我接他回家。那段日子,房子漏雨我们在屋里打伞吃饭,夜半三更有人摸进院里肆无忌惮地偷东西,姐弟俩没玩过一件真正意义上的玩具,在我得了急性阑尾炎被绑在手术台上时,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随着日子慢慢过去,随着爸爸归队,我们就像在隧道里行走的人一样,慢慢看到了出口的阳光。盖新房,我搬砖磨出的老茧至今还在;卖水果,我推车练出的臂力让抱娃毫不费力;做家务,做到大学时就可以为姑姑家的农忙工人掌勺。再往后,当我走出家乡那片天空,在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到处碰壁的时候,仍然坚定的相信坚持的作用,仍然在遇到黑暗时笃信光明。

她总是在努力,从没停歇。直到妈妈盘下一爿店后,我们的生活慢慢开始有了些甜味。我和弟弟先后考上重点高中,再考上理想的大学。妈妈就一直守着那个店,吃穿用度全在店里人来人往的流水里。每次假期回家,我们就变得更高一些,店就显得更破一些,妈妈也更老一些。有一年她得了子宫肌瘤,失血半个月没有力气站着,还躺在店里卖货,直到爸爸感觉心慌慌地回来把她拉去医院,寻了2000CC血输给她,她才上了手术台。尽管全部的亲戚挤满了医院的楼道,忐忑地等待着医生的判决,我却是到了放假回来才看到她纵贯肚皮的刀口。少年时期的心,就这样被震撼着,慢慢内化成了自己的人生态度。爸爸退休后,妈妈把店兑出了,她主动学电脑,用微信,还参加了很多学习班,似乎想要补上为奔波生计而没有色彩的那些年。舞蹈,音乐,太极拳;古筝,巴乌,葫芦丝,无论学什么,她都默默地用功,谦虚地请教,总是队伍里进步最快的那个。这样的她,成了我和弟弟家三个小闺女儿的明星,十项全能的大明星。

我总想着帮妈妈圆梦,所以偷偷地和爸爸打探她的新爱好,帮她买乐器、带她旅行、只要有机会就带着孩子们坐火车去和她过周末。而她每每接受了我的好意,更会加倍地回馈我:除了总在我困难的时候充当救援神兵,除了把两个小不点儿带成小女孩儿外,还有时时刻刻让我感觉到的,她总在我身后的那种安全感。其实,我和妈妈的相互疼惜,似乎从还未见面的时候就开始了。她捧着肚子艰难走上医院台阶的那一刻,我带给她阵痛的那一刻,她独自躺在产床的那一刻,我从黑暗到光明的那一刻,我们就开始感受彼此的支撑与配合。尽管她的白发已经再难用染发剂掩盖,但岁月让她的周身充满了光彩——这光彩藏于我心,是我要用一生去珍惜和守护的生命之光。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