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依赖
作者:高智新  发布时间:2020-05-07 17:38:20 打印 字号: | |

小时候,妈妈是我的保护伞。一直在妈妈的保护下长大,瘦弱的妈妈不知怎的在我心中就一直是高大的形象,受了委屈一开口都是“你等我回家告诉我妈”。

上学后,慢慢的学会自理。第一次自己剪指甲,第一次自己洗袜子,第一次放学自己回家,妈妈轻松了不少,我如期的在蹦蹦跳跳中长大。

外地读书,渐渐的学会独立。去南方读书之前我是风风火火的性格,结果大学四年下来,竟变成温柔文静的女孩儿了。那时候一年最多回家两次,放假后,主动提出学习做饭,主动打扫房间,妈妈看到这一切觉得特别欣慰,认为我女儿长大了。但她知道我只是“暂时”长大了,不管我装的多像个大人,在她眼里仍是那个孩子模样。妈妈仍然每天跟在后面为我收拾随手乱扔的杂物,为我做可口的饭菜,为我整理总是忘了收的衣服。

工作离家,学会承担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原以为,工作后的日子可以比在学校轻松自在一些,但实际,工作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怡然自得”,身边万千优秀的人的存在提醒着你“别停下,继续跑”,工作和生活的压力接踵而至,我也会偶尔打电话给妈妈说最近工作、生活的压力,更多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消解压力和不开心。妈妈那一段时间会特别担心,经常打电话过来询问今天吃的怎么样,睡的怎么样,虽然她从来不提那些让我烦心的事,却总是从细微之处关心我。

成立自己的小家庭,生活步入正轨。组建自己的小家庭后,给妈妈打电话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无论开心与难过的事情都是第一个与另一半先分享。婚礼上,我沉浸在和恋人的幸福里,没有注意到妈妈眼角泛起的泪花,只是感觉到她拥抱我时抱的很紧。日子就这样步入“正轨”,开始了一日三餐,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庭生活。开始的生活过的有点儿糟,这时才发现自己没有生活常识,不知道什么样材质的床单最舒服,不知道什么样的米面最好吃,不知道怎么照顾渐渐枯萎的花草,以及总是来不及收拾乱糟糟的房间。或许在有意无意的积累中,我慢慢摸索出了一些生活常识,渐渐养成了不错的生活习惯,所有的事物都开始有了秩序。

前几天妈妈和爸爸来京小住,妈妈来了,厨房自然没有我的一席之地了,我竟有点儿不习惯。吃过饭后,一起遛弯儿,回到家,我坐在桌边看书,爸爸和妈妈小声的闲聊,妈妈看着我的背影突然开口说道:“我丫头会过日子了,以前在家都是我给你收拾扔的这也是那也是的衣服,现在家里整齐的没有衣服可以收拾了,连瓶瓶罐罐也很有秩序,真的是长大了。”乍听这话,只觉得是称赞,颇感得意,并没有察觉到妈妈眼底的失落。晚上躺在床上,不知怎的突然又想起这话来,细细品味,潸然泪下。原来,妈妈一直期盼着我们长大,但是真的独立了,对她不再依赖了,她也难掩失落之情,很多时候,她其实享受被依赖的感觉。

细想,对妈妈的依赖应该是娘胎里带来的,这种依赖会带给我足够的安全感,直到在生命中出现了另一个愿意为我遮风挡雨的人,渐渐转移了依赖的对象,没想到也渐渐忽略了最无怨无悔的她,虽然有时她有点落伍,有点儿唠叨,但她一直用最朴实、最本色的方式爱着我。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抱怨妈妈不够优秀,不够了解我,但实际上没真正不了解对方的人,是我。妈妈没有变,她在我小时候就是这样对我的啊,而变的是我,是我太自以为是了。就像我的宝贝见到我的第一时间会甜甜的笑,不顾一切的扑向我的怀抱,即使对全世界一无所知,但是无条件的信赖着我,我体会到,这种依赖就是浓浓的爱意啊。

我的超人妈妈,我知道你也不是天生就会做妈妈,你的超能力全部来源于“爱”。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接下来的日子让我们继续彼此依赖吧。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