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单醇秀:未来请多关照
作者:单醇秀  发布时间:2020-06-19 10:17:55 打印 字号: | |

1990年,海淀法院行政审判庭成立。作为中国最早审理行政案件的基层法院,海淀法院行政审判已经走过了三十年的光辉岁月,直接见证并参与了中国行政法治的历史进程。三十年间,海淀法院行政审判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用一件件的“全国首例”、“重大影响”典型案例不断的发展壮大;海淀法院行政法官们不畏权势、不徇私情,通过艰辛的探索,积累了大量的审判经验。值此海淀法院行政庭成立三十周年之际,“海法人”推出“海法行政审判三十年”系列文章,以记之。

“各位前辈好,我叫单醇秀,我是新来的,未来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初来乍到最先接触到的庭室文化就是年轻,90年初成立,在你14岁的时候遇到了我,纵容我生生从一个小辈儿熬成行政庭庭龄最长的一个,用了几近十六年的时间,满打满算,你今年整三十岁了。

容我对你说一声,生日快乐。

在上上个十年里,我在你的庇护下飞速成长。你教我开庭,你带我谈话;你帮我缕清繁冗复杂的事务性工作,当我不再是个新人的时候,你放开了我成就我拥有独当一面的底气。

在上个十年里,你敞开怀抱纳入新鲜血液,最壮观的时候能凭借人数众多把庭里平均年龄拉低到不到30岁。年轻的集体,成熟的团队,你迎来了跬步千里的这个十年。

这么多年来赋予你的荣耀并没有阻止你进步的脚步。经历着来的来、走的走的浮躁和变迁,你沉淀了所有的酸楚和伤痛,却展现了精彩和成功。

接到这次的约稿后,我很自觉去翻看了所有的老照片。就好像记忆的闸门被打开一样,残存在脑子里的就只有像照片能直观带给我的严谨和欢乐,记忆就逐渐清晰,嘴角上扬。

岳老师作为我的师父之一,很长一段时间用她的细节影响着我。作为庭里的长者,她会分享给我很多老故事,苦涩而又有趣。岳老师平时不太参与我们漫无边际的聊天,但是会记住我偶尔表达过连自己都会忘了的事情,然后偷偷塞给我不经意说过的想要的什么,像妈妈,没有太多私密的沟通,却能让我这种初入职场的新人感受到很暖的温度。

后来岳老师调庭,我没有勇气告诉她在欢送她之后,我哭到泣不成声,在还没来得及学会好好珍惜和体会的时候,唯有学着大家不停祝福。岳老师叫岳湘建,瘦瘦的身体大大的能量,乒乓球扣杀后自信的笑容,是我至今为止都能GET到的精神力量。

老凌在新的行政诉讼法实施之前,是庭里唯一的审判长。我在给他做书记员的时候,会觉得他特别啰嗦。但他那样的完美主义者现在基本都不存在了。他会在庭审的时候迁就书记员的速度来调整自己的节奏,还会总结性的把当事人的回答重复一遍;驾驭庭审以及辨法析理引导当事人的情绪,这对于所有的新人第一课来说,其实是宝藏。

老凌其实不老,他除了审判工作以外的兴趣爱好简直丰盈到不行。没有他不懂的高科技,也没有他不熟知的世界地理。在吃货和审判长的角色之间无缝切换,带着我们在八小时外一起探索美食,大到著名招牌享誉世界的餐厅,小到穿街走巷导航都是盲区的苍蝇馆子。着实让我大开眼界,也成为了我变成吃货的引路人。

老凌离开他所热爱的审判事业的时候,我知道他有很多的不舍,每个人的灵魂都是自由的,这个自由的灵魂叫凌建。多年过去以后再见,已经更加温柔强大云淡风轻了。

孙建在行政庭从最初的籍籍无名到简易程序敲槌第一人,其实就几年的时间。看起来瘦弱的身体一直坚持养生,在春晚舞台上可以跳迈克杰克逊也可以反串甄嬛,从法台到舞台的完美切换,年纪轻,就是有无限的可能。

但在我记忆里更多的是日常插科打诨的拌嘴还有较劲狡辩的认真,其实承包了特别多的笑点和欢乐。他在很多事儿上特别像疯狂动物城里那个闪电,慢热而又动作迟缓慢条斯理,加上他独特的伪东北口音,在他后来和大家混熟以后变成一个幽默担当且是一个好脾气的发泄对象,我们亲切称呼他为“建建”。

老照片翻起来就停不下来,陷入回忆里就无法自拔,我这种吃货到了饭点儿竟然都没有感觉,直到王丽喊了一嗓子开饭啦!

王丽小我一届比我小三岁,但是比我严谨认真太多,操心且事事考虑周全。她刚来的时候是作为优秀毕业生到的庭里,是真的特别优秀。除了专业记录技能拔尖儿以外,各项工作上手特别快。我虽然比她早一年,很多能力都自叹不如。

那时候庭里缺书记员,所以成长环境是要快速的还有稳重的。王丽一来就承担起当时结案任务最重的小马哥组的书记员工作。每天风一样穿梭在办公室和法庭之间,脚步铿锵有力,处理当事人的问题甚至很棘手的情况都拿捏得体。优秀的行为是会传染的,王丽很快成为庭里骨干,以后也为后来的新人做了很多次的培训,真正做到了传帮带。

如今在我心里还是一个小姑娘的王丽现在也已经是两个娃的妈妈了,工作转向了内勤,大拿级的那种,方方面面考虑得特别周到,生活以及庭里各项日常安排得明明白白,信息传达的特别及时,根本不用别人多操一分的心。生活在这样的一个集体里,就是那种前所未有的踏实。

其实于我来说回忆远远不止这些,太多的欢笑泪水都刻在了我的心里。这些年来每一个人每一件经历的事情都沉淀在这不声不响的岁月里。所有发生过的风云变幻真的难以拿语言形容,在翻阅每张照片快速在脑海里闪过的人和事都能好好写一个短篇,不论哥哥姐姐还是弟弟妹妹,和同龄的你我他,每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承载了庭里特别多的故事。

我曾经还发过誓,要给庭里每一个人都写一篇文章,但是拖延癌晚期应该是无药可救的,所以对不起,是我食言了。但是抹不去的是过去三十年里的种种,已经沉淀成了行政庭在三十岁之际除了审判的中坚力量以外最大的财富。离开或者驻留都不是终点,我们保持着一颗初心,继续出发,毕竟这个不断年轻且成熟稳重的集体,都是我们新的人生开启的地方。

你好,我的行政庭,三十岁生日快乐,未来请多多关照。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