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网事撷英
精彩!北京法院经典判词看过来~
判词 法院
作者:谢伟辉  发布时间:2018-09-12 16:54:34 打印 字号: | |

有人说,

判决是司法公正最直观的反映;

也有人说,

判决书是照见法官道德灵魂的明镜……

2017年,北京法院审理了如于艳茹诉北京大学撤销博士学位决定案等一系列受到社会和媒体广泛关注的案件。在这些案件中,法官们是怎样去明辨是非的,又是如何去分析一个个法律争议焦点?

不要急,网事君今天为大家带来#北京法院经典判词#。小伙伴们,快来一起围观学习吧!

经典判词

1

于艳茹诉北京大学撤销

博士学位决定案

合议庭成员:赵锋  张美红  徐钟佳

案情简介

于艳茹是北京大学历史学系2008级博士研究生,其撰写的论文被认定构成严重抄袭。北京大学在进行调查后认定于艳茹构成抄袭并作出撤销其博士学位的决定。于艳茹对该撤销决定不服,向北京大学学生申诉处理委员会及市教委提出申诉未获支持,后诉至海淀法院,请求撤销北京大学作出的撤销决定,并判令恢复于艳茹博士学位证书的法律效力。一审法院以被诉撤销决定未充分听取于艳茹陈述申辩及适用法律不明确为由判决撤销被诉决定并责令重做。北京大学不服,上诉至北京一中院。

北京一中院审理认为,北京大学作为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其在行使学位授予或撤销权时,应当遵守正当程序原则。在北京大学作出《撤销决定》前,调查小组虽约谈过于艳茹,但约谈内容仅涉及到抄袭文章本身,而并未涉及论文抄袭导致学位撤销的问题,因此于艳茹难以进行充分的陈述与申辩,故不足以认定其已经履行正当程序。此外,北京大学作出的《撤销决定》虽载明了相关法律规范的名称,但未能明确其所适用的具体条款,应认定北京大学作出的决定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故北京一中院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焦点

北京大学作出的撤销于艳茹博士学位的决定是否构成程序违法。

经典判词

正当程序原则的要义在于,作出任何使他人遭受不利影响的行使权力的决定前,应当听取当事人的意见。正当程序原则是裁决争端的基本原则及最低的公正标准,其在我国行政处罚法、行政许可法等基本行政法律规范中均有体现。作为最基本的公正程序规则,只要成文法没有排除或另有特殊情形,行政机关都要遵守。即使法律中没有明确的程序规定,行政机关也不能认为自己不受程序限制,甚至连最基本的正当程序原则都可以不遵守。应该说,对于正当程序原则的适用,行政机关没有自由裁量权。只是在法律未对正当程序原则设定具体的程序性规定时,行政机关可以就履行正当程序的具体方式作出选择。本案中,北京大学作为法律、法规授权的组织,其在行使学位授予或撤销权时,亦应当遵守正当程序原则。即便相关法律、法规未对撤销学位的具体程序作出规定,其也应自觉采取适当的方式来践行上述原则,以保证其决定程序的公正性。

正当程序原则保障的是相对人的程序参与权,通过相对人的陈述与申辩,使行政机关能够更加全面把握案件事实、准确适用法律,防止偏听偏信,确保程序与结果的公正。而相对人只有在充分了解案件事实、法律规定以及可能面临的不利后果之情形下,才能够有针对性地进行陈述与申辩,发表有价值的意见,从而保证其真正地参与执法程序,而不是流于形式。

扫描二维码,查看判决书

2

王洁颖、董鹏程诉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

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

合议庭成员:肖荣远  曹雪  王磊

案情简介

王洁颖怀孕后到复兴医院进行定期产前检查,于2012年12月在该院产下一子。孩子出生后被诊断患有(先天性)肾母细胞瘤或神经母细胞瘤大,辗转多家医院治疗。王洁颖与丈夫董鹏程诉至北京西城法院,要求复兴医院赔偿损失。

北京西城法院根据鉴定意见,判决复兴医院按照20%的比例赔偿王洁颖、董鹏程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损失及精神损害抚慰金,未支持其抚养费及残疾赔偿金等请求。王洁颖、董鹏程上诉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该院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案件焦点

复兴医院在产前检查中违反告知义务,导致王洁颖在不知胎儿存在先天性缺陷风险的情况下生下胎儿,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以及如何确定赔偿范围?

经典判词

根据我国《婚姻法》相关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其中对于未成年子女无论其健康状况如何均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对于成年子女则在其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情况下有抚养的义务。虽然生命的价值不应因身体健康状况而有任何差别,父母对子女的关爱以及从中享受的天伦之乐也不会因子女的健康状况而有任何不同,但是不可否认,与抚养一个健康的子女相比,抚养一个残疾的子女意味着父母必须承担额外的抚养费用(以下简称特别抚养费)和精神压力。父母普遍的愿望是生育一个健康而非残疾的孩子,在我国文化背景下,父母如果发现胎儿具有严重残疾,一般会选择终止妊娠。因此,如果由于医疗机构的过错使父母的生育选择权被剥夺,导致有严重残疾的子女出生,则应当认为,医疗机构的过错与父母为抚养该残疾子女而承担的特别抚养费和额外精神压力之间存在因果关系。本案中,由于复兴医院未尽到详尽告知义务的过错使王洁颖、董鹏程失去了通过进一步检查发现胎儿缺陷以及据此对是否终止妊娠做出选择的机会,该过错与董××患有先天性疾病出生有轻微程度的因果关系。而董××一旦出生,就意味着王洁颖、董鹏程必然承担相应的特别抚养费和额外精神压力,因此,复兴医院的过错与王洁颖、董鹏程为抚养董××承担的特别抚养费和精神压力之间亦存在轻微程度的因果关系,复兴医院应当对此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父母抚养一个残疾子女承担的特别抚养费和精神压力因子女残疾程度等因素的不同而存在差别, 相关赔偿问题需要根据案件情况具体分析。关于王洁颖、董鹏程所主张各项费用的赔偿问题,应当按照上述赔偿责任比例,结合各赔偿项目的性质等因素,并参照侵权责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计算方法来确定。

关于残疾赔偿金的赔偿问题,首先,原判驳回王洁颖、董鹏程该项诉讼请求,其未就此提出上诉,故本院予以维持。其次,本院认为,驳回王洁颖、董鹏程该项诉讼请求的理由应为以下两点:其一,根据《侵权责任法》相关规定,残疾赔偿金的性质为在侵害他人造成残疾情况下侵权人给予被侵权人的赔偿,但本案中王洁颖、董鹏程之子的残疾系先天的,与复兴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因果关系。并且,即使二者有因果关系,赔偿权利人也应为孩子,而非王洁颖、董鹏程。其二,本案的赔偿权利主体是王洁颖、董鹏程,赔偿范围限于其因知情权和选择权受到侵害需养育一个残疾子女而承担的特别抚养费及精神损害抚慰金,而残疾赔偿金显然无法纳入其中。

需要说明的是,医疗活动由于直接涉及患者的人身权利,且具有很强的专业性,要求医务人员尽到高度的注意义务,因而对于医务人员违反注意义务的过错行为课以相应责任是督促其严格履行义务,保障患者合法权益的必要手段。同时,由于医疗活动的极其复杂性和较高的风险性,不能过分加重医务人员的注意义务和医疗机构的赔偿责任,以免使医务人员承受过大的压力,甚至影响医疗事业的发展。

扫描二维码,查看判决书

3

人保北京公司与卢东志财产

保险合同纠纷案

合议庭成员:崔智瑜  高晶  冀东

案情简介

卢东志就其名下车辆在人保北京公司投保保险,保险期间在河北省徐水县发生交通事故致案外人赵某死亡,卢东志负事故全部责任。在当地交警部门主持下,卢东志与死者家属达成协议,一次性赔偿死者家属44.5万元,已全部支付完毕。此后卢东志向人保北京公司申请理赔,因双方就赔偿数额未能达成一致,形成诉讼。

案件审理期间,双方当事人就赔偿核定标准产生争议。一审北京铁路运输法院经审查,按照北京市标准判定人保北京公司在交强险范围内支付卢东志11万元,在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支付卢东志32.3万余元。人保北京公司不服,向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并于2017年12月8日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人保北京公司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案件焦点

本案交通事故发生在河北省徐水县,但受诉法院在北京市,本案争议集中于人保北京公司应承担的保险责任范围,是按照河北省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还是北京市人身损害赔偿标准进行核定。

经典判词

本案中人保北京公司对于发生交通事故且卢东志已经向死者家属进行了赔付的基本事实以及依据保险合同该公司应当向被保险人卢东志承担一定赔付义务并无异议,其主要争议在于赔付数额按照何种标准进行核定,二审期间人保北京公司亦围绕上述争议提出上诉。

就地域标准而言,人保北京公司主张本案所涉事故发生地点及卢东志支付赔偿款的地点均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区,故应适用河北省相应标准核定卢东志应承担的合理赔偿数额,并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核算人保北京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应向卢东志支付的赔付数额。因此,本案争议实质转化为卢东志应向死者家属赔付的法定数额如何确定。就此本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了以受诉法院所在地相应经济指标作为赔偿额计算基数之规则,在此前提下,以理性经济人的角度考量,在多地法院均享有管辖权时,由于各地经济发展不均衡,赔偿权利人选择向可能获取更大赔偿数额的法院提起诉讼是一种合理的考量。具体到本案中,因为卢东志及时与死者家属达成协议并进行了赔偿,致使死者家属没有提出民事诉讼,其中固然有卢东志期望获取死者家属谅解的主观因素,但客观上也及时给予了死者家属一定的抚慰,避免了家属承担丧亲之痛的同时还要陷于民事赔偿之诉累。但是,假设卢东志与交通事故死者家属未能就赔偿事项协商达成一致,死者家属作为赔偿权利人必然会以诉讼方式主张其合法权利,人保北京公司亦认可在此情况下北京市以及河北省相应法院均享有管辖权,此时不难想象死者家属会作何选择。因此,一审法院按照就高不就低原则选择按照北京市相应标准确定赔偿权利人应获取的赔偿额,并在此基础上核定人保北京公司承担的合同义务,事实上并未加重人保北京公司依据保险合同可能承担的赔付责任。

当然,前述情形毕竟仅是一种假设,而本案实际情况是卢东志已经在河北省保定市当地交警部门主持下与死者家属达成协议并实际履行了赔偿责任,赔付地点位于河北省保定市。因此,本案就法律技术而言人保北京公司主张按照河北省相应标准作为基础核算其赔付额,并非完全没有事实依据。但是本院认为,与法律技术上的自洽相比较,被保险人对受害人及其家属的损失积极进行垫付的行为更值得予以鼓励(本院并不否认致害人的法律责任属于自己责任,但鉴于在投保责任险的前提下赔偿权利人依法可以一并起诉保险人并直接由保险人在保险责任范围内进行赔付,或者致害人向赔偿权利人进行赔偿后可以依据责任险保险合同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故本院在此使用“垫付”之表述;另,此处表述并不意味着本院认为前一自然段的论述不能自圆其说,而是强调本院所认可的价值位阶)。众所周知,司法裁判的功能,在解决个案纠纷的同时,也在向社会宣告行为人应普遍遵循的行为准则。可以设想,如果本院按照人保北京公司的意见,以卢东志与死者家属达成和解协议的地点位于河北省为由而没有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卢东志已经实际支付的赔偿款予以最大限度的保护,其后果是卢东志积极向死者家属支付赔偿后却只能从人保北京公司获得较低数额的理赔,相当于卢东志自行承担了不同地域标准之间的差额。考虑到司法裁判的外部效应,这样的规则一旦确立,发生保险事故后所有的被保险人都会担心自己垫付的赔偿款会不会足额得到保险人的理赔,进而导致即便被保险人有赔偿的意愿与能力但基于风险规避的考量亦不得不迫使赔偿权利人通过诉讼程序主张权利。上述情景,明显是由于纠纷解决规则不合理而导致对受害人产生二次伤害,无异于在受害人伤口上撒盐,绝非本院所愿。在本院看来,法律意味着公正无私,但法律并非冰冷无情。同理心是就某一特定事项能够形成普遍社会共识的感情基础,先贤有云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事实上,现代社会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意外事件的受害者,本院期望每一位受害者都能够得到经济上的赔偿与精神上的抚慰,以早日走出伤痛,本院也希望通过对每一件具体案件的审判,最终实现一个文明、和谐、诚信、友善的充满温暖的社会,并愿意为此而付诸努力。因此,基于对鼓励垫付原则的维护,本院认为本案中应以死者家属依法可能获得的最大赔偿额为限,结合卢东志与人保北京公司之间保险合同的具体约定,最终核定人保北京公司向卢东志承担的赔付数额。基于上述分析,本院对人保北京公司关于一审法院适用赔偿地域标准错误的上诉意见不予采信。

扫描二维码,查看判决书

4

原告韩云伶与被告刘楠、郭加林确认合同无效纠纷一案

合议庭成员:安辉 耿迎涛 王金锁 刘长在 王志强

案情简介

2012年4月13日原告韩云伶与被告刘楠之父刘广啓签订买卖房屋合同,约定将刘楠的房子卖于原告,经诉讼法院认定刘广啓行为构成表见代理,房屋买卖合同有效。2016年6月4日被告刘楠与被告二郭加林签订《主债权及房屋抵押合同(抵押登记专用)》。2017年7月4日原告将被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刘楠协助办理房屋登记手续,刘楠以房屋已办理抵押登记为由抗辩,后经法院查证刘楠与郭加林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两者之间不存在真实的借款合同关系。因而法院判决刘楠与郭加林之间签订的《主债权及房屋抵押合同》无效。

案件焦点

刘楠与郭加林之间是否存在真实的借款和抵押合同关系。是否构成恶意串通?

经典判词

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的合同包括主客观两方面的因素,在主观方面,当事人具有恶意,即双方知道自身行为会导致第三人利益损失,仍勾结串通,以损害第三人利益为目的而订立合同,在客观方面,当事人的行为导致了第三人利益的损失。韩云伶作为303号房屋的买受人,其与刘楠之间的房屋买卖合同已经被生效判决确认有效,在其诉请继续办理房屋转移登记的情况下,抵押登记的存在将对转移登记的办理产生妨碍。郭加林与刘楠系朋友关系,知道303号房屋已经由刘楠出卖给他人,为达到阻碍购房人办理不动产转移登记的目的,双方共同实施虚构债务的行为,故意制造303号房屋被抵押的权利表象,损害了购房人韩云伶的利益。刘楠、郭加林订立的借款和抵押合同符合恶意串通、损害第三人利益合同的构成要件。

当事人订立契约的目的在于维护各方利益,唯有诚信才能尊重契约,遵守契约。诚信是公民道德的基石,也是社会不可或缺的运行规则。刘楠、郭加林订立的借款和抵押合同的真正目的并非正当交易,背离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严重欠缺生效要件而不能发生法律效力。韩云伶主张刘楠与郭加林签订的《主债权及房屋抵押合同》无效,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

扫描二维码,查看判决书

5

关纪新诉被告北京市昌平区王府花园小区业主委员会业主

撤销权纠纷案

合议庭成员:杨帆  卢志成  张传京

案情简介

原告关纪新系王府花园小区业主。2016年2月开始,王府花园小区部分业主认为王府花园原业主委员会自2011年成立以来一直未召开业主大会,导致小区秩序混乱,故联名提议召开业主大会(临时)会议,并成立了王府花园业主大会(临时)会务组。2016年7月30日,王府花园业主大会(临时)会务组在小区内公布了业主大会2016年召开的工作方案,该次业主大会以书面征求意见的形式召开,会期自2016年8月8日至2016年11月9日。2016年11月6日,王府花园业主大会(临时)会务组对小区业主的投票表决票书进行了开箱、验票、计票,并最终产生本次业主大会的四项决议事项。 2016年12月8日,北京市昌平区北七家镇人民政府对新成立的王府花园业委会进行了变更备案,并准予其刻制印章。关纪新认为本次业主大会召开程序不合法,故以新成立的王府花园业委会为被告,要求行使业主撤销权,撤销本次业主大会所形成的决议。

案件焦点

1、业主撤销权行使的范围和限度,如何理解业主大会侵害了业主的合法权益,什么权益是合法权益,合法权益和民事诉讼所保护的民事权利是什么关系?

2、人民法院对于业主行使撤销权的审查强度和审查方式。

经典判词

业主撤销权是指业主大会或者业主委员会作出的决定侵害业主合法权益,受侵害的业主可以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在民事诉讼中,上述合法权益应指人身权、财产权等平等主体间的民事权益。同时,在业主撤销权诉讼中,业主应举证证明自己的合法民事权益受到了业主大会或业主委员会所做决议的侵害,这种权益的侵害应是明确具体和个体化的,而不应该是模糊抽象和概括性的。比如业主个人在小区内的某项物权因业主大会或业主委员会的决议受到侵害,业主可以提起撤销权诉讼,但如果业主仅是抽象地提出业主大会或业主委员会的决议侵害了业主参与社区治理与管理的权利,则非民事撤销权诉讼所规范的范畴。本案中,关纪新起诉要求撤销王府花园小区临时业主大会作出的决议,但其未能举证证明其个人合法的民事权益受到了临时业主大会决议的侵害,也未能证明业主大会的决议违背了业主的整体意愿。

关于关纪新提出业主大会召开程序违法的问题,本院认为,业主大会和业主委员会是小区业主进行自我管理的一种方式,是我国探索基层民主和社区自治的有效形式,《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第76条对于业主共同决定的事项和要求进行了规定,业主大会的决议不应违反《物权法》的规定。在《物权法》规定的内容之外,对于业主自我组织完善社区治理的活动,司法应给予必要的尊重和支持。本案中,关纪新也未能举证证明王府花园小区业主大会的召开违反了法律所规定的程序。综上,关纪新要求撤销《王府花园2016业主大会(临时)会议决议书》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扫描二维码,查看判决书

6

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诉北京市首都公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保险人

代为求偿权纠纷案

合议庭成员:厉莉  张恒  贾海亮

案情简介

王义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公司北京分公司”)为自己所有的车牌投保了车辆损失险。保险期间内王义驾驶该车辆在G4高速发生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交管部门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涉案车辆撞到路上遗撒的泡沫砖,造成涉案车辆前部底部受损失。王义因该事故支付相关费用1.6万元。事故发生后,平安公司北京分公司依据与保险合同的约定,向王义支付了保险赔偿金1.6万元,同时,依法获得代位求偿权的权利。平安公司北京分公司认为G4高速北京段由北京市首都公路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首都公路公司”)负责管理维护,其作为高速公路的管理者,未能尽到应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未能及时发现遗撒导致本次事故,应承担相应的责任。首都公路公司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认为该公司已按照相关规定定时巡回检查,巡查时也并未发现路面有遗撒物,已经履行了应尽义务。原告将无条件的“随时”清理路面遗撒物这种明显不可能完成的义务强加于高速公路管理者是不公平的。该公司严格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具体要求,对京石高速进行定时养护巡查。事发当天,对该路段全天进行五次路产巡查,均未发现该遗撒物。因此不应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案件焦点

首都公路公司对于此次交通事故是否存在过错,其是否尽到高速公路管理者应尽的安全保障义务?

经典判词

每天不得少于三次,是针对路产巡视义务的法定标准,不应仅仅将此作为衡量首都公路公司是否尽到及时快速清障义务的标准。诚然,巡视路产客观上可以起到发现路障,快速清理的作用,但是这并不等同于其是及时发现清理路障的唯一手段和途径。不能仅将巡视行为视作对清理、防护、警示等义务的全面履行。本院认可首都公路公司关于“及时”并不等于“随时”的抗辩意见,对收费公路的经营管理者不能苛以无法完成的义务。但车辆在高速公路上行驶速度快,遭遇路障造成的危害后果较普通公路更加严重。首都公路公司作为经营管理者,理应最大限度为驾驶人提供安全良好的路况,保障驾驶者顺利通行。同时,路障的出现具有随时性的特点,仅仅通过路产巡视,显然不能实现上述目的。首都公路公司完全有能力也有义务建立更加完善的专门针对路障的相关机制,多措并举,警示、防护、及时发现、及时清理兼顾,探索多种避免路障、发现路障、清理路障的途径和方式,尽己最大可能为通行车辆及人员提供安全保障。

扫描二维码,查看判决书


编辑:谢伟辉

 

来源:京法网事
责任编辑:谢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