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文学
我怎么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西沙屯战疫随想
作者:俞新峰  发布时间:2020-06-01 09:43:27 打印 字号: | |

我怎么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料峭的北风奔啸而来,

沿着旷野的马路,

穿透这个万人的村庄,

没有人察觉,

没有人抵抗。

 

我怎么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雪花缓缓飘落,

在半空中点起一支舞,

优雅地停在新开的玉兰花瓣上,

没有人赞美,

没有人欣赏。

 

我怎么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小狗成群在墙角宣示主权,

鱼儿撒欢在池塘泛起浪花,

擦肩而过的老乡,

没有半点声响。

 

我怎么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野回的顽童还没擦干眼角的泪珠,

闺中的姑娘又收起刚试的新装,

最繁忙的人儿,

迎风招展着大红的袖章。

 

我怎么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推着轮椅重新学步的大爷,

不在乎地震的讯息,

哆嗦着攥紧了衣领,

埋怨无力的春光。

 

我怎么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转角卖菜的老妪,

支一把折臂的雨伞,

用泛黄的手帕遮住口鼻,

露出半张皱纸般的脸庞。

 

我怎么也说不清那种感觉,

一幢幢小楼割裂成数十间客房,

每个窗户都隔离着一个北漂的梦想,

盼望着两周后出关,

带着他人的美餐,

跨上风驰的摩托,

告诉世界他们如此顽强。

 

是啊,我回首时光过往,

我们所看见的,

竟有多么不同寻常,

压抑的空气是无声的枪林弹雨,

窒息的宁静是真正的深蓝巨浪。

 

是啊,我试问天海苍茫,

我们所经历的,

竟有多么不同寻常,

宇宙撒下一粒尘埃,

如山一样压在你我的肩膀,

看黄河长江哺育的民族,

有没有足够的力量。

 

是啊,我赞叹大爱无疆,

我们所努力的,

竟有多么不同寻常,

把命运紧紧相连,

拥抱和分离都是催泪的故事,

冲锋和退守都是历史的担当。

 

是啊,我遥望岁月前方,

我们所向往的,

竟有多么不同寻常,

挫折磨砺坚韧,

多难才能兴邦,

不经历风雨,

复兴的巨轮怎么驶向碧海汪洋?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