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成为人民陪审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作者:李欣  发布时间:2021-01-19 15:08:06 打印 字号: | |

知乎上有这样一个帖子:成为人民陪审员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回复不多,只有10来条,时间跨度也挺大,从2015年到2020年都有,但点击浏览次数却接近20万。“无袍法官”这个称谓,或多或少让人民陪审员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法庭上陪审员到底能做什么,在做什么,也成为大家想要一探究竟的话题。

其实,人民陪审员来自人民,这个制度设置的初衷,就是为了让群众参与司法,让司法更接地气。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海法的陪审员办公室,了解陪审员的工作日常。

            陪审员都是退休的阿伯阿姨?

张金海是今年67岁,早在1987年,他便经单位推荐来到海淀法院担任陪审员,到如今已经超过30个年头。刚来法院的时候,案子还不像现在这么多,一个月来三五次就足够了。后来案子越来越多,张金海来海法开庭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这期间,他通过参与陪审,学到了不少法律知识,也学会了用法律思维分析处理问题。

张金海

他说:“我把在陪审过程中的所学所得,运用到本职工作中,从一名普通的干事逐渐成长为单位的政治部主任、党委书记,可以说受益匪浅,而我也非常热爱这项工作。”作为一名资深陪审员,张老师陪审的案子可谓不胜枚举,在法庭上和法官分角色、打配合,渐渐成为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这30年间,我见证了海淀法院不断发展,这些荣誉不是吹出来、唱出来的,是一代代海法人兢兢业业干出来的,我也早就把自己当成了海法的一份子。现在法院的年轻人越来越多,陪审员的队伍也越来越壮大,都有一千多人了,我能深刻感受到法院领导对陪审工作的重视和关心,管理、服务都非常到位,戴国主任也经常来看我们,我愿意和大家一起努力,为审判工作做出应有贡献。”

老一代陪审员们在漫长的法治进程中奉献了自己的青春,而今仍未止步,和年轻人一起为陪审工作贡献着力所能及的力量。

         陪审员开庭都不说话就是个“摆设”?

袁卫今年64岁,此前一直从事技术工作,是老一辈的“IT人”,绝对的“技术咖”。担任海淀法院的人民陪审员之后,袁老师发挥个人所长,参与审理了多起涉及软件技术的民事、刑事案件。对于那些自认为技术高明、法官可能听不懂便试图在法庭上含糊其辞蒙混过关的当事人,袁老师会用犀利的提问,分分钟让他们知道什么叫“秒杀”。

袁卫:

他曾参与一起刑事案件的陪审工作,被告人拒不认罪且一直以技术为幌子进行辩解开脱,袁老师在提前熟悉案情并与法官充分沟通的基础上,针对被告人所提的技术问题进行精准发问,直接把被告人问得无话可说。“我们人民陪审员来自各行各业,可以说具备天然的‘行业优势’,所以该出手时一定要出手,利用自己的专业所长,给法官提供帮助,尽心尽力服务庭审需求。”当然,袁老师也擅长民商事调解工作。“我们都来自群众,更贴近百姓,有些案子的当事人对法言法语不太理解,甚至有些抵触,这时候我们可以发挥优势,从当事人的角度讲情讲理,更容易接受些。”他曾调解过这样一个案子,当事人是两家公司,案子标的额很小,只有两千多块,凭借丰富的社会阅历和工作经验,他很快找到了“症结”:没什么太大矛盾,就是在置气。于是袁老师从企业发展入手,详细阐释了公司在招标投标、商业合作等方面应该具备的条件,没必要为了两千块钱就闹上法庭,进而影响公司信用,最后双方成功和解。

袁老师和许许多多的陪审员一起用行动证明:他们虽然来自各行各业,但在“陪审”这件事上绝对敬业。

                           陪审员都不懂法开庭只能干坐着?

段福奎是从1999年开始担任人民陪审员的,到如今也有20多年了。段老师陪审有个习惯——不带手机,他说自己年纪大了,手机操作起来不是很灵光,万一开庭的时候铃声大作,影响不好。“作为一名陪审员,我得服从法院安排,时刻严格要求自己,保持严谨的工作态度,认真履行职责。刚来的时候,确实不太懂,也不太敢说话,后来通过和法官交流、学习,慢慢就懂了也敢说了,我还利用自己学到的法律知识,帮居委会调解了不少矛盾纠纷。”

段福奎:

已是古稀之年的段老师,对待工作依然有高度的责任感,不仅自学法律,还自觉加班加点。有次庭审一直到晚上八点半都没结束,段老师手机又放在了办公室,家里打电话找不到人很是担心,于是找到了院里,打听过后才知道,段老师还在开庭。经过这件事,每次到下班点,负责陪审工作的罗红梅老师都会留意一下段老师开庭回来没,如果有特殊情况,提醒他一定给家里打个电话。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突发,为了保证庭审正常进行,段老师从二月初便开始骑自行车来院开庭。“疫情期间,我看到了海法人众志成城、同舟共济,通过‘云庭审’让当事人感受到了来自云端的司法温度。这个时候我能出一份力,感到很荣幸。”

一千多人的陪审队伍背后,还有两个“管家”:罗红梅和张晨。

张晨:

张晨2016年来到海法从事归档工作,2019年机构改革后便到了陪审员办公室,协助罗红梅老师进行陪审管理工作,一年多过去,各项工作技能已经熟练掌握,还和陪审员老师们一起学了不少法律知识。他说,新的一年要努力学习,当好小助手,更好地和法官配合,完成各项工作。

罗红梅:

罗红梅老师在法院工作已有30多个年头,如今负责陪审员的管理工作,今天开多少庭,需要多少陪审员,哪个陪审老师擅长哪个领域,她都门儿清。2020年年初,疫情突发,但有些年前就已经确定的庭审不能延迟,罗老师积极协调,挨个联系确定能来院的陪审员,保障了庭审的顺利进行。“陪审员们克服多重困难,积极配合工作,令我十分感动,全年累计出勤22800余次。”前段时间曾有人问她,疫情反复,陪审工作什么时候能恢复,罗老师很自豪地回答:“我们的工作从来就没中断过,不用恢复。我们也会继续坚持下去,为海法不断向前奋力拼搏。”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