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老秦的调解室故事:情不增是非,心可辨冷暖
作者:石菲  发布时间:2021-03-16 11:51:16 打印 字号: | |

“王某,被告之前电话应着这月底前还钱,我再跟您确认一下,钱收到没有呀?”“已经到账了呀,那就好,方便的时候过来调解室办理下撤诉手续呀。”

“闫某,被告承诺年底前还清欠款,您这边能接受吗?”“这不用担心,我正准备给你们预约时间出调解协议,你们到时可以商量走司法确认还是出具调解书。”“那成,时间我就给你们定在下周二上午九点了。”

第二十一调解室里,秦石柱正抓紧开展调解工作。这不电话调解刚结束,预约的当事人又到场了。几经努力,他又调解成功了一起纠纷,目送当事人脚步轻快地离开了调解室。

为满足人民群众一站式解纷需求,延庆法院一直积极推进“多元调解+速裁”工作机制,专门建立诉调对接中心,内设十余个法庭、二十余个调解室等,现供九个速裁团队及二十余名特邀调解员使用,为辖区当事人提供多种类的纠纷解决方案和便捷的调解服务。2020年,这支特邀调解员队伍共调解成功4040件案件,占本院民事一审结案量的36.09%。其中,提起秦石柱,大家都会情不自禁地竖起大拇指。秦石柱自2016年入驻法院开展立案前委派调解工作,现已调解成功千余件案件。因其系区司法局的退休干部,大家都亲切的称其为“老秦”。作为从事调解工作时间较长的老同志,其为人称道的不止是他那份高超的调解“情商”,更在于他总是擅于打破调解僵局,让不可能化为可能。

灵光一闪,让调解更具温度

当然,调解也不是万能的,陷入僵局的情况也大有所在。

这不,眼瞅着一批劳务纠纷的调解难以继续,老秦眉头紧锁,翻着卷宗反复思索。

老张是个包工头,带着十数个农民工辗转于各个工地。2018年,拿到部分结算款的老张本准备给大家发劳务费,没想到突如其来的心脏病直接让老张进了重症监护室,急得团团转的家属实在没办法,将结算款全给老张治了病,还欠下债务若干。但农民工家里也是个个困难,孩子上学、老人看病、生活支出,哪一项都能压垮“顶梁柱“的脊背。一年后,农民工将老张诉至法院,要求支付劳务欠款。案件经委派,到了老秦手上。

到了约定的调解时间,双方当事人都来到调解室。农民工们上来就争先恐后地吐诉家庭困难、斥责老张失信,但越说,老张就越沉默,似乎那突然爆发的心脏病已然夺走了他的精神头。老秦一看,不能这样下去。于是,他赶忙寻到一个调解室,采用背对背方式了解案情。

“这年头打工的都不容易呀,能跟我说下你的顾虑吗?”在老秦的温言暖语下,老张终于开了口,解释了下自己的情况。“这笔钱确实是我欠兄弟的,但是我现在真得有心无力呀,我这一生病,家里积蓄都掏空了。不信,你可以问问这次找我们干活的A公司。”十几个农民工私下也表示,知道老张家的情况,也同情老张的遭遇,但是自己家也困难,赚点辛苦钱不容易。

劳务纠纷调解的关键就在于促成农民工尽快拿到血汗钱,否则后期的执行难题将导致农民工权益难以得到快捷保障。老秦一遍又一遍看着笔录,最后在A公司的地方停下了目光。

老张原是A公司的员工,在职期间兢兢业业,后身体不好出来包活干,A公司也对老张照顾有加,有点小活都爱找老张。这次老张生病,A公司还专门派人前往医院探视。

老秦连忙找到A公司的负责人,跟他讲明老张遭遇的纠纷现状。负责人对那个沉默寡言又实诚的老张很有印象,当场与老秦畅聊起来。老秦灵光一闪,接着讲起老张以及A公司将来可能面临的诉讼风险情况,包括拖欠农民工工资可能承担连带责任等法律后果。

负责人一听,顿时陷入思索,表示会与公司的法律顾问探讨处理路径。其后没几天,A公司专程联系上老秦,表示先行承担这笔劳务欠款,后续再与老张沟通款项偿付问题。

确认了这个“好消息”,老秦赶紧联系老张和农民工们。在一个冬日的午后,A公司直接将现金带到调解室,农民工们开心地数起拿到手的工钱,而沉默寡言的老张对自己挪用农民工工资治病的行为深表愧疚,当场给A公司打了一张欠条。

成年人的世界不只有丛林法则,还有信任法则,人类的同理心总会在不经意间相通。老秦在调解中,就很擅于发掘这种同理心,让纠纷解决也变得温情脉脉。

思路一变,让调解实现共赢

随着当前多元解纷机制的飞速发展,诉讼的局限性已经不言自明,尤其双方信任基础缺失、分歧较大时,囿于法律关系、诉讼请求、证据等限制,衍生案件往往难以避免。但调解却往往可以突破限制,一揽子化解纠纷。

农村土地流转合同纠纷是近年来延庆法院常见的诉讼案件,该类案件往往牵涉多方利益,多数案件调解难度较大。老秦在调解一批该类纠纷串案过程中,就遭遇到了僵局。

原告为延庆某村村民,早于2014年将承包地租赁给某苗木种植公司。双方签订了《租地协议书》,并约定了租金金额、给付时间等权利义务。2020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该苗木种植公司的经营者一直身处外地,未能及时返京开展土地垦植工作,亦未能及时给付土地租金,故十余名农户诉至法院,要求该苗木种植公司给付租金。

疫情期间,跨省活动受限,调解工作的开展变得困难。在没有现场交流的情况下,当事人的诉讼目的、心理变化等难以第一时间被抓取,双方的信任关系也较难建立。眼下,经营者无法返京开展公司经营,希望村民给予一定的宽限,而村民们坚持要求公司按照合同约定时间支付租金,双方一度僵持不下。

时值春耕节气,老秦决定再好好寻求下双方的合意基础,挖掘双方共赢的调解方案。因农户暂无法提供核酸检测证明,种植公司的经营者又在异地工作难以返京,老秦就变通工作模式,不断通过电话、微信、网络等方式搭借双方沟通桥梁。经营者工作繁忙,时常晚上才有空回复信息。老秦在反复沟通中,慢慢产生了新的调解思路。

聊天记录表明,经营者因疫情影响,已经在外地成立新公司,开展新业务;经营者担忧疫情持续时间较长,其短期内返京经营苗木种植公司的可能性不大,后续可能会不断亏损。而农户这边反映,目前公司尚未在土地上栽种新一轮作物,并透露出撂荒可惜的意思。老秦由此确定了调解方向——“解除合同+违约赔偿”,这样原告的本次诉求可以充分实现,被告的损失亦可以适当减少,耕地也能得到更好的保护。

经多日协调,经营者认真思索疫情影响后表示,同意支付租金,要求与农户解除合同并愿意支付一定损失赔偿,希望特邀调解员居中调解,一揽子解决纠纷。由于调解过程中,经营者意见多次出现反复,且面对面交流存在困难,双方一度互失信任,难以达成一致意见。老秦一直耐心回应当事人的疑惑,并提出可信可行的调解方案。在其不断努力下,双方最终达成支付租金、解除合同、赔偿损失的一揽子协议。达成协议后没几日,十四个农户就通过法院自动履行账户收到土地租金和违约赔偿金。

其后一天,老秦又专程联系到了农户。得知诉争耕地上已被种上了蔬菜,老秦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调解常被误解为“和稀泥”,但实际上,调解往往是在有理有据的基础上促成双方当事人利益的平衡,乃至实现衡平多方利益之目的。作为退休政法干部,老秦在调解中,总会倾向于关注社会效果,让调解实现多方共赢。

多迈一步,让调解化止干戈

调解中遇到这类情况最让人惋惜:相识多年的朋友,因日常琐事打破彼此间的信赖,开始互相扯皮,明明是简单的纠纷,却不能回归理性的协商过程。

刘某与李某是多年的朋友,两人原本在一起搭伙承接工程,但因为账目不清,两人渐起嫌隙。在某次工程结算时,李某怀疑刘某私扣并截留工程款,双方大吵一架。恰好,刘某停在院外的马自达小轿车未上锁,于是李某跳上车直接开走,并给刘某短信留言称:只要刘某将“私扣”的款项还给李某,李某即返还车辆。刘某反复告知未私扣款项未果后,诉至法院,要求李某返还车辆。

在委派调解过程中,没有其他代驾车辆的刘某很是着急,多次找李某要求返还车辆,双方一度发生激烈争吵。终于,李某在刘某试图强行开走车辆时,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小轿车的两个前胎卸下,放到自家院里。刘某十分无奈,转而求助老秦。老秦尽快安排时间,将两人约到了调解室。

初始,双方还能心平气和地向老秦讲述案情,李某也逐渐松口同意返还车辆。老秦一看双方态度都不差,就提议:“你们哥俩就能把事儿说好,就别互相置气了,今天咱们就把这事儿办了,原告这边撤回起诉,怎么样?”但话音未落,刘某张口就说:“李某都把轮胎都卸了,他这个人太不讲理,我不撤诉。”李某一听也上火了,指责刘某私扣工程款。很快,双方就开始脱离案情,互相责骂对方。

老秦赶紧隔开双方,各自递上一杯热茶,让双方平复心情。待双方各自吐诉完之后,老秦首先向双方了解引发纠纷的根源。在老秦的协助下,双方终于弄清楚结算款不对账的原因在于第三方未付清。至此,双方总算平息怒气,却仍然沉默不语。老秦观察着双方的表情,迅速在心里判断:两人这是需要给台阶下。

于是,老秦不顾饭点将至,也不顾高温黄色预警,就跟双方商议道:“两兄弟也别闹僵了,这样吧,我跟你们一起把轮胎安上,咱们今天利落把这事儿了结。”刘某和李某都赶紧点头答应了。

在轮胎装好好、车辆交接清楚后,老秦笑眯眯跟双方建议:“你看我这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你们之间的事情也已经清了,咱们找人合个影见证一下呗。”看两人都没拒绝,老秦“指挥”两人握着手,还一起跟车拍了张“大合照”。

刘某与李某看了对方一眼,就提出请老秦一起吃个午饭。老秦乐呵呵拒绝了:“你们哥俩找个饭馆叙叙旧呗,我家里有人留饭呢。对了,刘某记得过两天找我办理撤诉手续哈。”好一会儿,老秦回头看刘某载上李某走了,放心地溜达回家了。

“斗气型”诉讼在实践中屡见不鲜,有些当事人就差个台阶下,有些当事人就为了对方的一句歉语,有些当事人则希望第三方给个公道评价。如何修复双方的关系往往是此类案件调解的关键,老秦对这些特别拿手,什么时候需要倾听,哪些情况需要劝阻,怎样给个台阶,他都能随机应变。 

情不增是非,心可辨冷暖。老秦调解纠纷尤为注重用真情实意为当事人选择最优调解方案。时常拿调解方案反复跟法官“较真”的是他,为便捷当事人不辞辛劳上门调解的是他,敢于接受疑难复杂案件并积极学习的也是他。年逾六十的老秦在特邀调解员岗位上已经坚持了五年,他让人惊叹的调解故事还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赵书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