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我的孙女情怀
——写在入职十周年之际
作者:张婷  发布时间:2021-04-13 16:21:05 打印 字号: | |

我是奶奶带大的,所以即便现在妈妈问我:你跟谁亲?我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奶奶。在我的眼里,奶奶是我身边最讲道理的女人,她没有读过书,但却很有见识,每当我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和她一说总能茅塞顿开。当我用崇拜的眼神望着她时,她总会语重心长地说:“以后啊,遇到什么事情都别怕,因为办法总比问题多。”

研究生毕业了,当我纠结去银行还是来法院时,奶奶一脸宠溺地看着我说:“当法官吧,这么正直善良的小丫头不判案子白瞎了。”当时,奶奶的这句话让我觉得我肯定能做个好法官,因为她的判断从来没有错。于是,我的职业生涯就这样带着满满的自信开始了。

上班第一年回家,奶奶最爱听我述说在工作中遇到的人和事儿,那一年,她九十岁。一直以为奶奶会如她所说,活到九十九,因为她从来都没骗过我的,可是就在我工作的第二个年头,奶奶却食言了,更加遗憾的是,当时正巧参加助理审判员的培训和考试,我都没能够送她最后一程。至今还记得,她出殡那天,我正坐在师父旁边做一个因医疗事故丧子案件的庭审记录。看到原告撕心裂肺地痛斥被告,我突然对这个曾经认为的“歇斯底里的危险人物”多了几分感同身受。是的,失去挚亲真的太痛了。那个时候我明白了,换位思考是当好法官的必修课,只有理解,才能走近他的内心,找到问题根源然后解决它。

转眼间,奶奶离开我已经快八年了。每当自己或者当事人觉得眼前这个坎儿过不去的时候,我都会想尽办法去解决,因为我相信办法总比问题多。而每当我的当事人是耄耋老人的时候,我也仿佛总能在他们身上看到奶奶的影子,不自觉的也会把自己当成他们的孙女。

有一次,一个继承案子的被告是一位百岁老人,由于季节交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已经下不了床了,老人家唯一的心愿就是去世前尽快把房产交代给两个儿子。鉴于老人行动不便,我把调解室搬到了老人家中,为他们现场进行了调解。当我要走的时候,老人紧紧拉住我的手,勉强着坐了起来,用微弱的语气对我说:“姑娘,谢谢你!”后来听家人说,十多天了,这是老人第一次起身。当时,真的很庆幸奶奶生前帮我做的这个选择,这份怀揣着爱去肩负责任的职业让我的人生熠熠生辉。

作为一名女法官,我不光是奶奶的孙女,妈妈的女儿,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在基层法庭工作多年,日常打交道最多的就是最朴素的老百姓们,最常解决的就是老百姓们的家长里短和意外损害。随着审判经验和生活阅历的不断丰富,我越来越发现自己从事的这份职业承载着太多的人间冷暖,以前认为法院就是对簿公堂的地方,小小的法庭距离近到双方吵架时的唾沫星子都能溅到对方脸上。但其实它不应该是双方撕破脸的地方,它在传统民事案件中更像一个熔炉,里面有夫妻对彼此的失望,儿女对父母的冷漠,邻里间的斤斤计较,被打者的怨恨,工人对雇主的不信任……而我们法官,既是法律的公正执行者,也是这熔炉中的火苗,温暖人心,弥合裂缝,化解分歧。

从一个女法官的视角,在工作中能够更多地关注到人的内心需求也许是我们在这个职业中的性别优势。办理赡养案件中,深知当妈不易的我用以调解说服当事人的已经不仅仅是法律规定,而是父母含辛茹苦地付出和将心比心地对待;审理婚姻家庭纠纷时,撮合夫妻的不再是六个月的考虑期,而是站在孩子角度代表他们像父母表达渴望完整家庭的愿望;解决劳务纠纷时,结案的目标不再是一纸执行期限待定的判决书,而是帮助劳动者尽快要到工资的调解书。角度不同,决定着做同一件事也会有不同的目标。

今年是我在法院工作的第十个年头,我已经从一个眼高手低的大学生变成一个独立办案的员额法官,我已经数不清十年来曾接见了多少当事人,化解了多少矛盾纠纷,但案结事了后当事人的一个个鞠躬、一次次握手以及每年元旦如约而至的新年祝福,温暖着我的心。群众的满意所带给我的职业成就感,坚定了我成为一名好法官的决心和信心。未来的路还很长,但是初心不变的我,会一直在路上。

 

 



 
责任编辑:赵思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