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法院文化 > 法官手记
发光的微尘
作者:徐川涵  发布时间:2021-06-11 09:27:10 打印 字号: | |

我的家乡是云南中部的一个小镇,藏于山川丘陵中,却换来难得的安静和避世。说起云南,大部分人会先想起四季如春的美丽和风花雪月的浪漫。云南是沈从文先生看云的地方,是电影《无问西东》里教授带着学生静坐听雨的地方。与此同时,云南也是一个地震灾害多发的地方、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地方。

离家北上求学的日子,常常想起家乡那片天,蓝的澄澈、通透。远行的游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和家乡血脉相连,家乡的闲适阔达、野性坚毅都深深的印刻在游子身上。

2000年1月,云南省在短短几天时间发生多次地震,震级最高达到6.5级,我的家乡紧邻震中,受损严重。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选择在空地搭帐篷,躲避随时发生的余震。我的父亲是一名党员,在那段人人恐慌的岁月里,他拿着锄头和镰刀,和其他党员一起,帮着大家清理杂草、平整土地,搭起了一顶又一顶帐篷。那年我8岁,年幼的我还不懂生死,抱着洋娃娃,坐在田边看大人们忙碌着,看着帐篷支起来,有军绿色、天蓝色,一排排的向远处延伸,我竟然觉得格外好看,好像童话故事里的小小城堡,远处的云影缱绻,不懂人世间悲欢。太阳慢慢落山,光打在父亲身上,他的后背被汗水湿了一大片,他用力地挥舞着锄头,把帐篷的支架深深插进土里,牢牢固定住。

不止父亲,很多人都忙碌着,有的人搭帐篷,有的人搭起了临时的灶台给大家煮面,还有人冒险回了趟家,抱出家里储蓄的食物分给老人和孩子。天色慢慢暗下来,他们结束了工作围坐在一起,卷起裤腿,大口大口地喝着水,我看见有的人腿上划出了大口子,有的人脸上沾满了泥,有的人眼镜摔坏了。平日里,他们是老师、是医生、是生意人、是农民,但这一天,他们像一家人,不分你我,彼此支撑。

父亲高高举起锄头的身影牢牢印在我的脑海里。2008年,汶川大地震,有人喊“党员先站出来”,迅速地,人群里走出来了十几个人,没有人多问,大家默契地投入到帮助群众转移的工作中。在新闻里看到这段报道的时候,我泪流满面。8年前,我的父亲作为一个普通的党员,也是这样站出来、顶在前面。时空流转,有些感动却从来没有变。在每一次灾难来临的时候,每一次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面临威胁的时候,他们都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也许,我也可以成为这样的一个人,像我的父亲一样,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在危难关头冲在前面。

2011年,我递交了入党申请书,我很想像我的父亲一样为大家做点什么,可是我又很疑惑,我能为大家做什么呢?毕竟我太普通了,就像一粒微尘,在偌大的世界里毫无作为。我向父亲表达了疑惑,父亲跟我说,在我爷爷的年代,入了党,可能是要扛着枪上战场的,为人民,洒热血,身前是枪林弹雨,身后是祖国的大好河山;在他的时代,入了党,扎根基层一辈子,从来没有想过要获得什么,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到最艰苦的地方去,有国才有家。父亲问我:“现在时代不一样了,你也到北京上学喽,不上战场,不扎根农村,你就什么都做不了吗?”我想起了那天父亲挥舞锄头、满头大汗的样子,或许就是这样普通的日子,看似普通的选择,串联起时间长河里的感动和光辉。就像我的父亲,入党多年,总说自己没有啥拿得出手的事迹,可在我眼里,他务实、肯干、忍得住辛苦,也耐得住寂寞,可能没有人知道他的姓名,可是我知道他、敬重他,甚至于被他影响,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这种信仰和情怀的传承,不就是他身体力行地在践行吗?如果你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能做什么,就先去做,从小事做起,从力所能及的事情做起,哪怕永远是默默无闻的微尘,也要在自己的角落里发光发热,许许多多个微尘汇聚起来,就是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坚实支撑。

2019年,父亲一周几趟地往乡下跑,他背着一个磨得已经褪色的包,带着笔记本和水杯,挨家挨户走访,详细记录下每家的情况,养了几头猪,家里几亩地,孩子都上几年级,老人治病要花多少钱。我的家乡是国家级贫困县,很多人家住在山坡上,土地不多,下山不便,生活很困难。家乡有连绵的山川与花海,有清朗的月色和星空,守着一方水土,却难以养活一方人。很多人家完全依靠家里的几分烟草、核桃地支撑全家的生活。烟草种植受气候影响较大,遇到冰雹、干旱,烟叶就会严重受损;核桃种植需多年才能结果,见效慢,收了核桃,卖给谁也是问题。

脱贫攻坚战役打响后,像父亲一样的党员们成了驻村干部,入户宣传政策、走访了解情况、因地制宜地摸索脱贫道路。在交通不便的地区,他们靠双脚,走遍了每一家每一户,从晨雾氤氲走到星光漫天。赶上下雨,衣服常被淋透,鞋里全是泥水,一滑脚,可能就摔个满身泥。这样的日子,父亲从来没有觉得难,也没有觉得自己奉献了什么,他总是说这是应该做的。在父亲心里,都是应尽之责,所以不计个人得失,更无需宣扬;更是因为,在父亲身边,有无数这样的党员,做着比父亲更难的事情,他们将青春甚至生命都献给了自己毕生追求的事业,在田间地头,在没有鲜花和掌声的地方,默默耕耘。

2019年末,我的家乡,正式脱贫摘帽。那一天,我的朋友圈出现了很多条庆祝的消息,我知道,这就是所谓的传承,在老一辈的奉献中,年轻的孩子耳濡目染,直到他们长大,也义无反顾地投身祖国的建设,一代代的党员,就这样接力奔跑,最终走出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康庄大道。

此时的我,也已经是一名党员。除此之外,我还是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的一名法官助理。我的工作很普通,我和我的师傅每年办理数百个民事案件,我们常常因为开庭误了午饭,也常常加班加点给当事人做调解。在忙碌的工作中,我常常想起父亲的话,把青春洒在这,无愧于心、乐在其中。有的时候,当事人也记不住我的名字,可我知道,如果我的工作能让他们的权利得到维护,让矛盾得到化解,让他们感受到公平和正义,让他们体会到祖国法治事业的蓬勃发展,我的付出和努力,就是有意义的。

岁月会在脸上划出皱纹,父亲一年年老去,他喜欢走在家乡的田间地头,看看远处盖起的高楼和工厂,看看天上云卷云舒。父亲说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什么都变了,不变的是,踩在土地上,还是觉得踏实又安心。时间改变了很多,也留住了很多,留住了绿水青山,留住了纯净天空,留住了游子的千万眷念,也留住了奋斗者的热血年华和不悔选择。

在时代的浪花中,每一朵都有意义,在茫茫人海里,哪一个都很伟大。岁月的风吹啊吹,吹着梦想向前飞,落在每个人心上,默默无声,生根发芽,终有一天,枝繁叶茂。


 

 
责任编辑:赵书博